在宿舍櫃子偷種水草兩個月,開始有點體會了,在通風不良的空間下種植,燈具溫度不停的飆升也令水溫高持不下,水溫長期33度吧?但總是有方法解決的,把CO2的泡數增加,每天測量pH值跟TDS值作為換水後液肥施加調整的參考,及每1-2天便更換1/3的純水。那時候也是我較少記錄水草缸的時候,因為那時候還在用Asus手機拍照,但問題在拍攝水中綠色物件時,顏色與真實的差太多了,試過調制白平衡,但還是綠色的色差太大無法了,所以偏向去拍食蟲植物會比較多。

台灣原生種水草的-黃松尾( Rotala nanjenshan ),那時候好像拿去送給草友,所以就拍了下面的照騙了。

P_20151216_200106.jpg

P_20151216_195945.jpg

南美小百葉( Rotala mexicana "araguaia" )

P_20151216_200258.jpg

與剛種植時相比,羅貝力( Lobelia cardinalis )變得壯大,但還有沒有再更壯大的可能性?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陣子很迷戀澳洲貉藻( Aldrovanda sp. ),雖然同為水生的食蟲植物,但不論是呈捕蠅夾葉型的捕蟲器,以至紅色的個體,這些因素都令他深深地把我吸引著,但是在香港光要找水生狸藻已經不容易了,何況如此夢幻的品種?更是可遇不可求!

  某次在建國花市看見澳洲貉藻,便把他帶回家裹用種植在靜止的水流環境並用德製的LED夾燈照明,可是生長狀況不太理想,看著他日漸哀弱,這總不是辦法,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丟進宿舍裹30P的魚缸,當然也有風險是,資料說生長在貧瘠環境的棲地,丟進營養豐富的草缸裹,會否如普通毛顫苔般造成植株枯萎?最終我的答案是:沒有~反而還把他們救活了,在水草缸這個養份豐富,碳源足夠的弱酸性環境下,不但非常健康,還越長越多呢~

  翠綠的日本貉藻( Aldrovanda vesiculosa ),咦?不是說是澳洲貉藻嗎?怎會變成日本貉藻???這可是長話一篇了,是後來跟友人聊到,我家貉藻在強光環境下,還是沒有變紅,應為日本貉藻,賣家把名字標錯了,而(Aldrovanda vesiculosa)中文學名應為囊泡貉藻,這品種的貉藻地理分佈在歐洲,日本,中國,澳洲,而日本/澳洲貉藻這名稱由來,是冠上產地名稱了,只是囊泡貉藻在澳洲的亞種,更具有更多花青素,呈現紅色的表現,因此更多玩家希望能夠收藏這品種,但市面上流通數量不多,難以入手。

P_20160106_200437.jpg

P_20160106_201226.jpg

呈捕蠅夾葉型的捕蟲器,雖然嬌小,但也相當致命~

P_20160106_201400.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數量的族群要多久才長成?我印象中無果石龍尾( Limnophila sp. )因雜交而造成的先天生殖障礙,無法結果,只能依靠節莖斷裂的方法進行無性生殖,但這裹的群族又是人為放養,還是候鳥在上一個發現地點攜帶而來?

PB191274.JPG

PB191275.JPG

盛放的石龍尾花海

PB191276.JPG

PB191277.JPG

PB191279.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B191260.JPG

長滿了無果石龍尾( Limnophila sp. )的水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上次在這裹鄰近地區找到水篩屬( Blyxa )後,我便計劃開始探索鄰近的區域,希望能夠找到更多的水生植物,但因為腳膝蓋的傷患問題,導致一直在休養狀態困在宿舍裹,後來腳患開始有好轉,走路沒有再刺痛,便趕緊開始跑棲地。

  在東北季風的吹拂驅使這個北海岸的降雨量較南部隱定,未呈現季節性斷層,加上候鳥移遷時的助攻下,這兩個因素也使這裹的水生植物數量繁多,但面對環境破壞和濫用農藥,除草劑的不友善環境下,水生植物又能否繼續生存下去呢?翌日睡醒後,看著手機裹的時鐘,靠......我又睡過頭了,只好趕緊梳洗後便去趕公車吧,在坐公車途中突然急剎停,我握著亞克力扶手的手便被刮破皮了,到底是誰那麼天兵想到用亞克力膠作扶手???這都算了......切口還沒磨光滑耶......因為待會也有潛水的部份,只好在市區先買3秒膠把傷口處理一下吧,傷口處理好後便沿著Google map開始探索。

往友人提供有扭蘭/水蘭之類植物的點走,到達目的地後看一下水溝,嗯,這是蔶藻( Blyxa )呢~還要是一整條水溝也是蔶藻呢!!!所以我的推估沒有錯(推眼鏡)

PB191107.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約在12月的時候,天氣已經轉冷,林口真冷到炸啊,每天要離開溫暖的被窩,對我而言也是一大挑戰=_= 與此同時種植在窗台上的美麗毛顫苔(Drosera pulchella)縱使面臨寒冬,還是長出花朵了~兩次的種植經驗而言,美麗毛顫苔也是容易上手的品種,對環境需求條件不太剔,環境適合定期補水和觀察狀況就好了。

  種植迷你毛顫苔大約兩年了,但看到迷你毛顫苔的花應該算是第一次吧,每次也因為上學或上班而錯過,回家時看花苞已經緊閉著了......這次終於看到了!內心充滿興奮和感動啊!(跪)

橘粉色的花~

P_20151224_095115.jpg

花梗上跟毛顫苔一樣,也會有消化蟲子的黏液

P_20151224_095137.jpg

P_20151224_095245.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桃園石龍尾( Limnophila taoyuanensis )跟烏蘇里聚藻( Myriophyllum ussuriense ),這兩物種對我而言也是夢寐以求的物種,特別是桃園石龍尾特別的葉型,加上粉紫色的花朵更是迷人,真希望能在野外看到他們的蹤影,兩者分佈的地理位置大約在台灣的桃園跟新竹的埤塘環境中,但是已經因為棲地環境被破壞的緣故,兩個物種的族群在野外數量已經近乎滅種,而且桃園石龍尾是為雜交種,在生殖上出現生殖隔絕,無法結果,所以我相信滅絕後,要重現在野外更是難上加難的事情。

  後來,有一次逛建國花市時,經過販賣水生植物的檔攤時看到除了絲葉狸藻( Utricularia exoleta ),圓心萍( Limnobium laevigatum ),日本滿江紅( Azolla japonica )等較常見的水生植物外,還有以佗草形式種植販售的水生植物,這卻深深把我吸引著,仔細一看!!!竟然有桃園石龍尾跟烏蘇里聚藻!觀賞一番後,二話不說,問完價錢,便把他們帶回家了,當然也少不免購入2個很合適種植佗草的陶瓷盆子~台灣的盆栽盆子選擇較香港多呢,而且質感也是不錯的。

桃園石龍尾,葉子帶有絲葉石龍尾( Limnophilatrichophlla )血統的味道,分裂得真好看喔

P_20151130_122422.jpg

葉子的特寫,光是葉子已經這麼吸引,想象不了看到花朵時,我會被怎樣誘惑著

P_20151130_122356.jpg

烏蘇里聚藻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台灣種植食蟲植物一段日子的感想是:在台灣種食蟲植物真的不錯喔~沒有高樓大廈阻擋的情況下,光照非常足夠,而且市面或玩家流通的品種也比香港多,有很多香港不容易找到或需要很高價錢才買到的品種,這台灣都能用較容易接受的價位入手。種了一段時間,食蟲植物也開花了~

小毛顫苔( Drosera spathulata )的花,這株是紅色型~我印像中小毛顫苔也有開白花的品種

P_20151028_110127.jpg

到現在還不知道他是什麼毛顫苔,剛剛買時的相片相比,有長得比較高了~

P_20151028_110317.jpg

但也盛放著白色花

P_20151028_110140.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