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809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次真的是買器材以來最多災多難的一次,發生不太愉快的事情,之後有機會再分享親身經歷的警世文吧。原本都是用最頂級的器材,像是下面清單:

魚缸:Yiding超白缸60x45x45cm 45度缸

燈具:跳石 HALO 淡水主控燈 FX110

   跳石支架mak24

濾桶:Tetra90

CO2錶:I-643-4台灣ISTA伊士達 5L Co2鋼瓶

黑土:赫根8kg x2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十月初南下高雄逛完水族展和探索棲地後,我採集了一些原生種的小花石龍尾( Limnophila Stipata )回家種植,很可惜的是:我到最後還是沒有找到屏東石龍尾( Limnophila sp. ),因為我那台號稱防水的$ony Z5P手機泡水壞掉,在沒有Google地圖領航下,人生路不熟的我無法再去探索其他的地方,只能抱著極大的遺憾回到北部。小花石龍尾經過一段時間的種植後,似乎在魚缸散播了他的種子,黑土裹有些植物的幼苗開始長出。

  左邊的種子是Ludwigia 水丁香屬的植物,我忘記當時為什麼要把它丟進水裹,反正我做事向來都沒什麼邏輯可言......有時純粹貪好玩的,而右邊就是小花石龍尾的幼苗。

PA230427.JPG

  友人贈送的菲露椒草( Cryptocoryne Ferruginea ),這種椒草我在網上看過數次,但真正擁有他卻是第一次,菲露椒草迷人之處在於其葉面粉紅色的金澤色澤,但似乎在沉水的過程會漸漸消退,或是變得不明顯,而椒草剛入缸的處理方式,就是讓他在水面上飄浮,這招是一位水族店的朋友所教授,而原理好像是讓椒草適應水質還是避免傷害到根系,而影響後續的存活率。

PA230428.JPG

PA230430.JPG

  紫竹調,屬於Poaceae禾本科下的植物,他是水生植物,但只有挺水葉,卻一直被當作可沉水生植物來種植。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重新開始種植食蟲植物的生涯,這次我是計劃用一個植物箱集中種植,箱子會採用那種掀蓋式或直取式儲物箱,比較方便觀賞、整理和調控濕度,45CM的闊度剛好讓我能塞在儲物櫃裹,而燈具我還在考慮中,因為裹面塞不下60CM的T5層板燈,T5在45CM或30CM也不好找,所以不排除會自己D.I.Y LED燈具或是直接買水草缸用的LED燈具。

  每次逛完建國花市都會大噴錢,1呎缸前面的是友人贈送的雨林植物和椒草,因為我怕食蟲植物會被蚜蟲感染,如果種在外面也會擴散到他們身上和剛種植要採用保濕,以免植株根系吸水不良,導致葉子枯乾,待明天去賣場買夾鏈袋再植盆處理。

DSC_1781.JPG

  這些雨林植物大約有春雪榕( Homalomena sp. )、鳳梨椒草( Cryptocoryne keei  )、菲露椒草( Cryptocoryne Ferruginea )、一堆Schismatoglottis 落檐屬的植物,菲露椒草我選擇種在魚缸,而鳳梨椒草則考慮到我種椒草經驗沒很多,就繼續採用水上來保種好了

DSC_1794.JPG

  直取式儲物箱,一個45cm 38L的大約315塊台幣~而且免運~這種箱子是凌豪曉推薦用的,暫時使用後感也是覺得滿方便管理的,像是是調控乾濕的話,把前面的蓋子掀開就好了。而燈具是因為在青島訂45CM方缸時,發現學校宿舍的鞋櫃塞不下......而且玻璃間的矽利康黏得太差,只好退掉補錢換Yiding 60p的超白缸和把其中一盞燈具轉成60cm的,剩餘那盞就當植物箱的燈具,只是覺得種食蟲植物用高演色真的用太好了......

DSC_1801.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再一次踏上充滿野狗的山路去找被三種外來種狸藻佔據的淺山,主要原因是:持續追蹤看能不能拍到禾葉狸藻( Utricularia graminifolia )和網紋狸藻( Utricularia reticulata ) 的花,以及是這幾個月錢缺很大,只好去怒拔外來種的禾葉狸藻回家馴化後拿去水族市場販賣,來幫補一下這三個月噴掉的錢和未來植物室的器材開支費用,而且每當我清除完外來種之後,幸運值都莫名奇妙的大爆發,能額外找到更多原生種的水生動植物,因此不論在公在私,只要有空我都會去拔一下外來種。

這次雖然已經十月了,但利維達也沒有開花......而直覺告訴我這堆都是禾葉狸藻

PA013311.JPG

只好往小水潭那邊看看,這次比較幸運,終於有看見和拍到絲葉狸藻( Utricularia gibba ) 長花了!

PA013314.JPG

PA013326.JPG

切換成微距模式近拍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又是一個半夜在弄魚缸,隔天睡過頭的跑棲地生涯( 眼神死 ),已經連續兩個禮拜跑同一溪流,從出海口迴游性物種,戰到下游的陸封型物種,今天就直至從下游山坡走至溪邊,這樣比走水路上溯會更快。

  先在潭區被一群馬口魚( Candidia barbatus )幼魚包圍著群游真的爽爆,但動態追蹤的部分真的很糟糕,搞不好我一直連拍還是沒多少張照片能用或是比較清晰,我也有在想,搞不好,最終我還是會買一台單反配合防水殼來水中拍攝/攝影用。

P9303192.JPG

P9303194.JPG

P9303200.JPG

P9303201.JPG

  明潭吻鰕虎( Rhinogobius candidianus ),這也是我連續兩個禮拜都同訪同一條溪流的原因,因為我發現這邊似乎有部分魚隻個體,背、尾鰭末端都呈現白色邊條,也是我第一次看見這種個體差異,因此想要再次拍攝記錄一下。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已經兩個月沒下水了,在暑假的兩個月都一直被工作纏著,離不回辦公室,也無法休假,在這段日子又復胖了十公斤.......當九月回到臺灣後因為還卡在鬼月,沒重要事情都不想下水,這兩件事故,換來的結果是:很多原有計劃也沒有趕上,香港的米蝦,迴游性鰕虎未能全都刷記錄,讓我覺得真的是一個滿大的遺憾。

  現在九月鬼門關已過了,只好趕緊在十二月東北季風正式吹拂臺灣北部前能下水就儘量下水吧。而在這個九月中基隆雨巷難得的沒怎樣下雨,好天氣佔了大多數的日子,但換來的,卻是東北海岸濁立溪流水源枯竭的環境,有時候經過以前下水記錄迴游性魚類的溪流時,都能發現到水位明顯的低下,只希望溪中精靈能渡過這次難關吧。

  今天再次回到以前趴石頭拍居寄蟹弄到我皮膚過敏的溪流,雖然水流尚算充足,但寄居蟹已經不見了,那隻穿山甲的屍體也似乎被暑假暴雨帶來的洪水沖走了,人生唯一一次看見穿山甲就是牠們的屍體......但我依然記得上一次到訪時,好像有看到水中有紅橘色的鰕虎在我腳邊游過,我不曉得是我的幻覺還是怎樣的,有機會是環帶黃瓜嗎?又不見得耶,這品種魚都喜歡上溯到中上游位置,但我深信枝牙系列的鰕虎卻肯定是有的,那事不延遲就趕緊換上半身的短袖防寒衣,戴上面鏡與呼吸管下水了。

已經差不多兩個多月沒下水,終於能再次體會在水中舒暢忘我,專注觀察溪流裹魚兒的快樂

P9232852.JPG

  第一位找到的朋友是-壁蜑螺( Septaria porcellana ),雖然我在去年4-6月期間已經到訪很多北部的溪流,但找到的笠螺數量,依然沒第一次盲找黑鰭枝芽的那個點數量那麼多,我也不曉得到底是被人抓光光還是怎樣的,但我必須要說,我不忍心看見甲殼類的生物被當作消耗品的工作螺,飼養在草缸裹,因為草缸酸性的環境只會慢慢蝕食牠們的外殼,終於走向死亡,這真的是很殘忍的事情。

P9232855.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