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8月初時收到台灣朋友的訊息,問道8月中會否有空陪同跑香港的棲地,目的大約是看看香港的生態,鰍,蝦米跟植物吧,但說真的在這趟旅程之前,我只有跑往山上跑拍毛顫苔或莫絲(有時幸運的話,還能找到穀精草),一直也很想跑香港的溪流,但一直也無從入手,也基於工作繁忙,沒時間放假好好休息,一直被困於辦公室裹,開始想念在山上的日子,而且最近在工作上也有案件跟老版鬧翻,便辭職開始到處流浪和跑棲地的生活,以此去結束一個糟糕的假期吧。由於一直也沒有想到有什麼地方好跑的,也只好請救外援,邀請未來學長加入這趟旅程,並幫忙標記台灣朋友他們想看的東西的地點了,但沒想到他們是認識的,倒也是好事吧!不用介紹太多XD

  但比較不幸的是,台灣朋友來的這幾天都一直在下雨,所以中午在香港機場接機過後,帶他們去安置行理箱後(呃......事前被問有什麼旅館推薦的,我思慮良久,依然實在沒頭緒,但忘記跟他們說絕對不推薦重慶大廈那邊,當我看見旅館地址跟實物後,我就覺得很內疚了,害他們要睡在蟑螂房裹,還要自行付費買藥處理......真的招待不周了......),便向港島區出發吧!香港的郊野一向比譬為香港的後花園,以前港英政府很極力制定政策保護香港的郊野公園,亦使香港的風景,動植物,歷史文物受到保護,無奈的是,近年來因為土地問題,現今政府把郊野公園面積砍掉起住宅的議題一直鬧哄哄,但我絕對不同意這種方式,始終香港郊野公園生態價值很高,而且事實上還有很多官用地是沒開發,就算要開發,也請先去砍官地,而非郊野公園,而且郊野公園受人為破壞,中國斬樹黨等的破壞,這片寶地,可能命已不久了,但香港政府越來越荒謬,也非一朝一夕的事,相信未來會繼續越走越下,真為下一代擔憂......

坐完公車到達目的地已經為下午3點左右,在鄰近的商場先補給一點物資,乾糧和水,便往山上出發,這幾天主要目的地也是大大小小的不同溪流,但已經連續下雨好幾天,不知道要看的東西會不會被沖走,濕滑的山土,岩石更是旅程的挑戰之一吧,我也很後悔沒有把雨衣帶回香港,要走這種崎嶇不平的路拿著雨傘令行動變得更笨重,更容易滑倒,所以只好淋雨感受大自然的氣息吧!

DSC_0432.JPG

DSC_0437.JPG

DSC_0441.JPG

DSC_0442.JPG

因為下雨水流變急和混濁,無法較清晰看見水中的蝦和魚,撈起來的蝦也非友人尋找的目標,只好往下一個目的地出發

DSC_0451.JPG

回到香港第二次跑野溪便遇到提燈蘚科(Mniaceae)的蘚苔,但葉子大小比在台灣看到的更小

DSC_0456.JPG

去到另一邊卻意外發現毛顫苔( Drosera ),狸藻( Utricularia) 和穀精(Eriocaulon)的族群,果然在香港與他們較有緣份,在台灣一直未有緣份看見,也很抱歉在下雨的環境時使用Z5P拍攝的照片都比較濛糊,但也沒辦法了,唯有之後再去補拍吧!(一直也覺得Z5P拍攝風景很棒,但近距離的物件真的無法,後來也入手Olympus的TG4了)

DSC_0458.JPG

寬苞毛顫苔(Drosera spathulata)

DSC_0460.JPG

相比圖鑑下這邊的穀精應該是菲律賓穀精草( Eriocaulon truncatum )吧
DSC_0462.JPG

DSC_0464.JPG

DSC_0465.JPG

DSC_0466.JPG

DSC_0467.JPG

DSC_0469.JPG

小白兔狸藻(Utricularia sandersonii)友人曾經提及在野外看見小白兔狸藻的蹤影,也有拍攝到,但我一直也不相信,覺得唬爛的吧,直至今天我在野外親眼看見......回家查看香港植物標本室時,已經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外來種無誤,但到底是誰那麼天兵在野外放養小白兔狸藻?而且放養的位置也是適合狸藻生長,我覺得很大可能是圈內人吧......但這種行為確實不要得啊!而且十分愚蠢!

DSC_0470.JPG

三種植物混生起來卻異常的自然和漂亮

DSC_0471.JPG

挖耳草( Utricularia bifida )

DSC_0474.JPG

DSC_0475.JPG

雨越下越大,也差不多入黑,唯有往下山方向走吧,路途中遇見另一個寬苞毛顫苔(Drosera spathulata)的族群,也先拍為敬吧!

DSC_0479.JPG

DSC_0484.JPG

  之後已經大約6點多開始入黑,拍攝記錄的照片像素不佳,而且我好像看到和拍到奇奇怪怪的東西,所以我直接把那部份的照片篩選走了,但依然沒有找到他們要看的鰍跟蝦米,便要回程回到城市裹享用晚餐,也只能期待明天學長的加入,帶領下,能夠找到他們要找的東西吧!

創作者介紹

Mk00的水族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