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到中游位置時,在這邊先小休一會,吃些乾糧,待會繼續上溯,但在這邊翻背包時才發現少帶一瓶水,身上僅剩500mL的水,難道要在這半途而廢?心裹卻不甘心,只好背水一戰,支撐到底吧!心裹卻是無數的髒話罵自己,怎會這麼大意呢?

美景當前,這裹的溪石長滿水綿,讓我欠缺飲用的意慾,只好用手機先把這風景記錄一下吧!

DSC_0769.JPG

DSC_0771.JPG

狀況較偏向水上狀態的不知名水生植物

DSC_0772.JPG

DSC_0774.JPG

水中的狸藻但被水綿纏上了,我心裹卻有點納悶

DSC_0778.JPG

DSC_0780.JPG

中游位置狸藻大多數也在溪邊的水中生活

DSC_0781.JPG

DSC_0784.JPG

DSC_0785.JPG

DSC_0787.JPG

  中游的狸藻花呈白色並中央略帶紫藍色的紋理,對比標本室的資料,看來是溼地狸藻( Utricularia uliginosa ),人生在野外看見第二種不同的狸藻成就達成!以香港而言,還欠四種就集齊了!!

DSC_0789.JPG

DSC_0790.JPG

DSC_0791.JPG

葉叢的葉型較特別,也因為花還沒開,因此不確定會不會是第三種的狸藻

DSC_0792.JPG

葉子較尖,長

DSC_0793.JPG

DSC_0794.JPG

這區的狸藻葉子呈現白色,會不會是缺鐵呢?

DSC_0795.JPG

DSC_0796.JPG

DSC_0797.JPG

滿滿的大平台,不,是菲律賓穀精草( Eriocaulon truncatum )XD

DSC_0799.JPG

  這邊的菲律賓穀精( Eriocaulon truncatum )的個體比下游看見的個體,體型更小,同時也混著挖耳草一同生長著

DSC_0800.JPG

DSC_0801.JPG

DSC_0802.JPG

  烈日當空,體液流失速度滿快的,當汗從額頭流到眼晴時,已經感受到輕微的刺痛感,看來身上水份已經越來越少,這情況真叫人擔憂啊

DSC_0804.JPG

DSC_0805.JPG

我覺得水中會有底棲的魚,但我沒攜帶裝備來看,只有下次有機會再潛水看看了

DSC_0806.JPG

DSC_0807.JPG

DSC_0808.JPG

想了良久,如果還是沒有可以飲用的水,難道要上演一場真人人在野,飲用自己的體液嗎?= =......

DSC_0809.JPG

越靠近上游的水質越見清澈,但我還是希望支撐到完全沒水時才飲用吧

DSC_0810.JPG

DSC_0812.JPG

DSC_0814.JPG

中上游位置的穀精分布以大葉穀精草( Eriocaulon sexangulare )為主了

DSC_0816.JPG

DSC_0818.JPG

看著這些水生植物隨水飄揚便覺得很療癒,也希望之後有機會再跑的溪流也能看見同樣狀況吧

DSC_0821.JPG

在這邊採了小量樣本回去研究到底是什麼水生植物

DSC_0822.JPG

DSC_0823.JPG

  還有一個岩壁等待著我攀爬,感受到體力開始呈直線的下降,心裹卻是無數的希望這會是一段溪澗的最後一個要攀爬的岩壁,然後可以沿山路離開這裹

DSC_0824.JPG

  長在岩壁上的寬苞毛顫苔( Drosera spathulata ),在中上游的個體有足夠的陽光照射,因此色澤上比較紅,躺在石上拍照時,也感受到岩石的燙熱

DSC_0826.JPG

DSC_0827.JPG

  濕地狸藻( Utricularia uliginosa ),很可惜的是sony z5p的近距離拍攝功能真的較差勁,無法仔細拍他的花

DSC_0829.JPG

DSC_0830.JPG

DSC_0831.JPG

DSC_0832.JPG

  寫這篇文章看見這張照片時倒是有點驚訝,因為我對這張照片沒印象,當時我是在水中游過去還是取陸路攀過去呢?我忘記了......

DSC_0833.JPG

溪邊一大片的濕地狸藻( Utricularia uliginosa )

DSC_0835.JPG

DSC_0836.JPG

DSC_0837.JPG

水上葉跟水中葉皆具,很讚!

DSC_0838.JPG

DSC_0839.JPG

DSC_0840.JPG

  到達這邊瀑布區,在此亦開始出現體力支透和脫水狀況,但除了要差不多90直接沿繩攀爬外,和沿途折返外,便無法離開,心裹卻是萬分不願意順流而下,始終溯溪危險,順流而下更危險,但誰叫我又沒足夠體力去爬繩,那只會更危險,那只好取其容易,先在這邊小休一會,待會再回頭走了,雖然腦海充滿了新聞報導上寫的香港曾經有人飲用未煮過的溪水,最終被阿米巴變形蟲入侵腦部而死,但卻無法抗拒身體發出的脫水警號,先求保命為重要,便在這裹裝了一瓶水,瘋狂的喝,卻意外的發現這裹的溪水無比的清甜

DSC_0842.JPG

良辰美景,卻困在這兒,便覺得非常諷刺......

DSC_0843.JPG

  回頭走了大約1/4的路途在這邊躺在大石上小歇一會,看著蔚藍的天空,仿似看到人生走馬燈,很多回憶的畫面在腦海裹瘋湧而出,有人說:當生命出現危險時,腦海會想起對你最重要的人,而我卻想起那位她。

DSC_0845.JPG

  後記:

  最終還是有驚無險的回到城市,回到家裹把背包放下,洗澡後便小睡一會,也希望這幾天身體別來無恙吧。(幸好只是肌肉酸痛了好幾天,在家裹躺在床上休息了三天,便繼續回到我的旅程)而這趟旅程後,也發生了些對我人生而言算是很遺憾的事情,曾經有位女孩在我墮落的時候佔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位置,後來發生了點事情,我知道可能從此變得一無所有,很抱歉,我未能把最好一面的我帶回來,我不想令她再次失望,所以我選擇了離開她,待我好起來,我會再回到她面前。

  經歷這趟旅程後,我開始確立要跑野外棲地的意願,也知道會有危險性,可能隨時命喪黃泉,希望能正式開展跑野外的旅程時,能夠看見她的最後一面,或許我在她心中已經沒有地位可言,她拒絕了。後來?我開展了我的旅程,漸漸淡出她的生命中,也再沒後來了。也許以上的故事,也純粹是我自作多情吧。

創作者介紹

Mk00的水族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