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醒後大約十點多,收捨好行理交還鑰匙後,在小7很隨便的吃點東西,便趕過去屏東那邊,抬頭一看看見萬里晴空,看來這次天助我也!今天應該能找到比較多的水生植物和拍到比較好的相片!

DSC_1652.JPG

  在屏東坐小黃去到目的地,沒有機車要跑野外真的有點不方便,換好溪鞋便下水去!美麗的水圳景色,青翠的石龍尾在這湧泉裹成為生物的庇護所

DSC_1653.JPG

  走著走著看見一隻龜,牠的狀況完全是敵不動我不動,待我離開後,便馬上游走了,之後再問友人這是什麼,他說這是斑龜

DSC_1656.JPG

  外來種的粉綠狐尾藻(Myriophyllum aquaticum),之前找這裹的資料時,在照片都能看到滿滿的外來種,但今天看見的族群數量卻異常的少?

DSC_1658.JPG

DSC_1662.JPG

DSC_1663.JPG

  大自然環境下生長的石龍尾,葉型都非常的肥美,莖的節距也非常短,這種美麗並非能在水族箱裹看得見,也成為我著迷在野外尋找石龍尾的原因

DSC_1667.JPG

水丁香(Ludwigia octovalvis)

DSC_1673.JPG

DSC_1680.JPG

靠近岸邊的石龍尾,慢慢破水而出,更換衣棠,繼續在水上大放光采,展露她的美麗

DSC_1684.JPG

DSC_1687.JPG

DSC_1691.JPG

DSC_1692.JPG

DSC_1696.JPG

DSC_1697.JPG

DSC_1700.JPG

白頭天胡荽(Hydrocotyle leucocephala)

DSC_1702.JPG

  再遇水莧菜屬(Ammannia),翻查資料時說這邊的水莧菜,都是以耳葉水莧菜( Ammannia auriculata )為主

DSC_1704.JPG

一片的石龍尾海,隨水飄流著,這生機勃勃的水圳總比死寂的水泥化水圳來得美麗

DSC_1705.JPG

族群的美

DSC_1709.JPG

DSC_1710.JPG

DSC_1713.JPG

DSC_1719.JPG

DSC_1723.JPG

DSC_1728.JPG

DSC_1735.JPG

  在拍照片的時候,因為手機過熱,相機一直強制關閉,只好放夾鏈袋裹在水中降溫,但是夾鏈袋破了......然後手機也不知道搞什麼鬼進水了= =.......鏡頭跟LED都變霧了,整台手機又就這樣黑屏掛掉了......但人生路不熟,很多標記了的棲地資料跟地圖都在手機裹啊.......也沒辦法叫小黃坐回火車站,這下可是感到無助與失落了,只慶幸有帶新買的TG4來,但練習雖然到現在還不太會用,但也不至於無功而返了,後續要怎樣回到火車站之後再想辦法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近拍石龍尾的花,看來這裹的石龍尾族群也是以小花石龍尾為主(Limnophila Stipata),因為我找了很久,還是未能找到屏東石龍尾(Limnophila sp. ),小花石龍尾和屏東石龍尾水上葉相差滿多的,當中屏東石龍尾水上葉也有很多能明確分辨的顯徵,例如花比較大朵,水上葉會呈現通紅色,雖然根據資料所說,屏東石龍尾族群數量比較小,但應該也不至於完全找不到吧......

PA020087.JPG

PA020090.JPG

PA020091.JPG

PA020092.JPG

PA020097.JPG

PA020099.JPG

PA020101.JPG

  用TG4在水中盲拍,因為心情太低落了,所以沒有潛水拍攝生物的部份,但如似壯觀的石龍尾族群,卻是水生生物最佳的藏身處

PA020102.JPG

  看見水中的石龍尾,心裹想像著:這裹數十年前還沒被外來種入侵的時候,水中的世界又是怎樣的景況?想必,也是一副欣欣向榮的景況了

PA020105.JPG

PA020106.JPG

PA020109.JPG

PA020110.JPG

PA020112.JPG

PA020114.JPG

PA020115.JPG

PA020117.JPG

PA020119.JPG

PA020124.JPG

PA020125.JPG

PA020126.JPG

PA020127.JPG

PA020128.JPG

PA020131.JPG

PA020132.JPG

PA020133.JPG

PA020134.JPG

PA020070.JPG

PA020073.JPG

  在生涯裹找到的水草品種再加一 -水蕨( Ceratopteris thalictroides ),後來再研究水蕨的葉子形態轉變時,發現,他的葉子似乎會隨季節,環境呈粗大,闊薄的轉變

PA020074.JPG

PA020076.JPG

PA020077.JPG

PA020080.JPG

PA020081.JPG

PA020084.JPG

小花石龍尾的花,非常的細小

PA020085.JPG

  拍完上述相片,相機也宣告無電了,但奇怪了明明出門前我有把兩顆電池充滿電喔,怎麼會這麼快把電力用光??而另一顆用也沒用過就沒電= =......站在這漂亮的水圳卻發生這種鳥事,心裹卻感到一絲絲的無助,失望甚至絕望。

  在客家村落走著走著,很慶幸找到一家雜貨店,然後買飲料補充水份,順道問老板:能否幫忙叫計程車,老板得知我糟糕的情況下,非常樂意幫忙,並邀請我去他家休息一會,待計程車到來期間,交談時看見後面櫃子一個個的畫上圖畫的水瓢,才知道老板一位是畫水飄的藝術家(高手在民間的概念?),最終計程車到了,跟藝術家大哥鞠躬道謝,便上車回程,原來是想硬跑三溝水,但考慮到沒有通訊及GPS地圖工具,只好帶著遺憾既沉重的心情,回到基隆了,這次旅程跟屏東石龍尾有緣無份......

   自從開展尋找水草之旅,在尋找棲地的花費已經花掉不少,剩下的經費也已經不多了,但為的是希望能夠在棲地消失前,把它們一一記錄起來,回想起有幾次旅程滿驚動魄的,困在山上,在野外脫水,最終喝下 上游甘甜的溪水解渴逃脫,有時候被問道:為了幾株水草,這樣值得嗎?我卻會回答:值得!這四年內應該是我最後有空閒能到處跑點的時光,看到溪流被整治,人為破壞,曾經泛起過休學去專注跑棲地的念頭,現在一直陷淪在與時間的競賽,每一秒過去,棲地的危存希望更渺茫,明天的事情真的沒有人知道,旦願我他日逝世前也曾經為野外的水生植物燃燒過自己的生命吧。

 

後記:

  出發前,查找的資料說這裹能夠看到光葉水菊(Gymnocoronis spilanthoides),異葉水蓑衣(Hygrophila difformis),粉綠狐尾藻(Myriophyllum aquaticum)和白花天胡荽(Hydrocotyle leucocephala),為什麼前兩者找不到?後兩者數量少之有少?後來再查資料時,才得知地方政府派了一台怪手到這水圳進行清淤工程,把整條河道清得一乾二淨,當地的志工團隊也籍這次的危機中,把原生種植物石龍尾,水蕨等等植回這裹,並定期清除粉綠狐尾藻,白花天胡荽,美洲水丁香等等的外來種,所以我到訪的時候,只看見一大片的石龍尾海。對水圳,溪流水泥化,被怪手清等等的情況,每一次看/聽到時,也是萬分的心痛,部份人覺是覺得水中長滿水生植物會卡住垃圾令河道淤塞,滋生蚊蟲,但仔細想想,這些垃圾是誰製造?是誰隨手丟進河裹?水中的生物就這樣無辜的背受罪名,而大部份的溪流整治也是非常多餘,以溪流氾濫/變成親水公園為由進行治標不治本的[ 生態整理 ],水土流失,不植樹增加上游植被去鞏固土壤,反而以水泥化方式解決,令原先生活在溪中的生物棲地被破壞,甚至物種滅絕,此外會不會有官商勾結,工程回扣的情況更是一個謎(叩叩,麥當勞歡樂送!)。比較慘的是:每當傳出某某溪流被整治時,公共機關對反對意見也視為不見,再附上設計拿到XXX設計獎的,這真的叫人吐血喔......台灣的生態就這樣被搞得慘不忍睹......

  回到主題吧,最後回到高雄車站時,買好高鐵車票後,在高鐵站裹狼狽的啃完便當後,便開始在檢查TG4到底是那裹出問題了,心裹非常忐忑不安,才買2-3個禮拜耶......按下開機的按扭......順利開機兼電量是全滿的......再拿另一顆電池試試看,靠北!也是電量也是滿的......那在五溝水裹為什麼會突然掛掉?WTF...... 後來跟友人討論這事情時,他說:之前跟友人去屏東某棲地時,一個相機沒電,一個記憶卡突然裝死,離開後,馬上回復正常......這也太弔詭了吧。而在最後旅程終結時,非常遺憾的我還是沒有找到屏東石龍尾(Limnophila sp.),到此,我卻產生了一個小小的疑問了,純粹是我沒找到?還是屏東石龍尾沒有被植回去?這個問題,看來有機會,在湧泉枯水季節時再訪,希望能解答我的疑惑吧,此外鄰近地區的溪流狀況又會是怎樣?原生種與外來種的抗爭如何?真希望能再去一趟國境之南啊。

創作者介紹

Mk00的水族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