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也很想在台灣找到圓葉狸藻,經過網上查找資料後對圓葉狸藻分佈的地點大約有點概念,另外面對的學業壓力真想登山/去野外泡水來抒發一下啊,所以襯著期中考後週末的假期,往山上出發,但前一晚半夜3點左右我還在社團裹幫忙弄魚缸=_=.....原本很理想的9點就出發的計劃,還是不敵睡魔把鬧鐘關掉,繼續睡到12點才出發了,這也意味著時間有限,行程方面不能拖延太久,要儘快在太陽西下前找到圓葉狸藻並回頭下山,不然入黑後在山上趕路程就一點也不好玩了!!!

  在基隆火車站坐台鐵往旅遊景點出發,假日的時候旅客數量真的有夠多......車廂裹已經擠了滿滿的人潮,誰叫我沒駕照又不想去考=_=......只好忍受一下吧,經過十份時看見基隆河的十分瀑布水體的豐盛,火車經過老街進站時變成旅客手機中的模特兒,情侶們在路軌上放的天燈。嗯......十份果然不是我這種單身狗適合來的地方呢,而且我超怕人太多的地方......

       到達目的地時,已經是下午3-4點左右,時間趕逼,下車後沿著google往山徑出發,初陪上山徑時已經感受到空氣中的濕度滿高的,看來這裹應該也很適合蘚苔植物生長,與此同時這裹的蚊子也是同樣猖狂,我上半身暴露的皮膚開始被瘋狂叮咬,一手拍打蚊子,一手拿著相機,使我難以專注拍攝。

走了不久已經遇到提燈蘚科(Mniaceae)

PB050516.JPG

長得很具有層次的羽苔科(Thuidiaceae )蘚苔

PB050518.JPG

PB050520.JPG

長出孢芽杯的地錢

PB050527.JPG

小鳳尾苔

PB050528.JPG

PB050530.JPG

 

伏石蕨,到這時候我卻有點討厭伏石蕨了,因為伏石蕨的幼體長得跟圓葉狸藻好像,因為我怕會錯過了圓葉狸藻的群族,使我花了很多時間在辨別

PB050534.JPG

一整幅的鳳尾苔牆

PB050536.JPG

樹幹附生著白髮蘚

PB050538.JPG

PB050539.JPG

潮濕的環境下,腐木也長出真菌

PB050541.JPG

PB050544.JPG

鳳尾苔

PB050548.JPG

PB050550.JPG

PB050552.JPG

PB050553.JPG

在一個陰暗的小溪裹找到這種蕨類,看來有點像青木蕨,但是按快門鍵時被蚊子叮,讓我抖震了一下= = 這張照片也拍糊了.......

PB050555.JPG

PB050559.JPG

天色開始入黑,之前浪費了太多時間去辨別,到底是伏石蕨幼體還是圓葉狸藻了,只好用剩餘的1個小時往上走,經過一個陰暗而且有很緩慢滴水的山壁,感覺應該是這種棲息環境了吧??走過去用電筒照射,是圓葉狸藻( Utricularia striatula )了!!

PB050566.JPG

可惜看來我錯過開花季期了......到訪時,已經找不到圓葉狸藻的花梗

PB050568.JPG

PB050570.JPG

PB050572.JPG

因為環境陰暗,只好靠電筒來補光拍攝光源

PB050575.JPG

PB050577.JPG

      最終天色越來越黑,只好結束今天的行程下山吧,回到火車站的途中看著空中飛行的天燈,天燈上寫著每位遊客的許願,但天燈最終卻落在山林,民居或馬路,當中如此大量的天燈對山林的破壞卻是無法想像,這些圾垃要多少年才能被大自然分解?

  自焚的天燈不幸落在山林或民居中繼續燃燒所造成的生命傷亡和環境棲地破壞? 雖然放天燈是台灣的民俗活動和吸引旅客,帶動鄰近地區的經濟發展,但對附近的生態環境卻成衝突。有人說這些天燈可以回收換錢,但是落在遠離山徑和深山的天燈看來難以回收,而且放天燈的數量與回收的天燈數量比例又如何?

到底民俗活動與環境保護中,應該如何取捨達到雙嬴局面?  限制每天放的天燈數量?限制放天燈的區域?但業者又願不願意捨棄這些收益來配合相關政策?這個我真的沒頭緒了,在取得兩者之間的平衡前,只好自制拒絕參與放天燈的活動就好了

半夜中的天燈

DSC_1874.JPG

看來燃料耗盡,落在山林了,只希望不能把山林焚燒起來吧......

DSC_1875.JPG

後記:這次旅程拍照時一直手殘在抖,加上環境陰暗和錯過花季,所以有很多照片也是需要重拍了,囧,而路程中看見附近的民俗活動時卻是讓我思考不少城市發展與自然環境之間的衡突,而這些議題的確活活存在我們的生活之中,這些活動又是否必要?例如明年清明節時,總會有山林因為掃墓人士餘留火種令山林災燒,動物棲所被破壞,站於環境保護和民俗活動,到底我們應該要怎樣去取捨?而這些民俗活動又是否必要?這些民俗活動是確實有其意義還是屬於盲目進行?這也是值得去思考的問題。

創作者介紹

Mk00的水族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