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起床都是意志的鬥爭,疲累的身軀,溫暖的被窩都成為我不想出門的原因,已經連續3天在野外淋雨,我對東北季風又愛又恨,愛始於為福爾摩沙的北部帶來穩定的降雨量,未形成斷層,讓漂亮的水生植物得以長存,恨根於每天也要被雨水洗禮,只能罵完一句去你的東北季風,發洩心裹的怨氣,便默默下床換衣服出門去了。

  昨天發了一個很奇怪的夢,我竟然殺蛇了,還運用看貝爺野外求生學習到的技巧來殺,但為什麼要殺牠?我倒是真的沒頭緒,因為在現實生活中遇到蛇我是100%會停下來,等牠落跑或是我倒頭走的,我絕對不會想被蛇咬到= = 雖然台灣的蛇大部份都比較怕人就是了 ,但是夢境中是在暗示著什麼?我想不清,解不透。

  水馬齒( Callitriche verna )蓋滿了整片水田,但這裹的水生植物再過3個月就要開始遂漸道別這片土地了

P1174269.JPG

耳葉水莧菜( Ammannia auriculata ),他已經成為這北海岸水生植物調查文章記錄的常客了XD

P1174274.JPG

  辨別最快速的方法:就是他的花朵,四片粉紅色的花瓣,花朵與耳葉水莧菜相似的就只有長葉水莧菜,但是長葉水莧菜( Ammannia coccinea )與耳葉水莧菜葉子相比下長3-4cm,所以掌握到這兩點,就能快速的分辨

P1174288.JPG

P1174291.JPG

第二位常客 - 溝繁縷( Elatine triandra ) ~

P1174302.JPG

走到這片水田不論是水生植物群生的美,還是農村舍宿的背景也很棒,我便踏在田裹開始拍水生植物了

P1174306.JPG

  粉綠狐尾藻( Myriophyllum aquaticum ) 真不希望看見到會把這裹的水生植物淹沒,說到外來種我現在都把水蘊草( Egeria densa ),粉綠狐尾藻( Myriophyllum aquaticum ) ,銅錢草( Hydrocotyle vulgaris ),溫蒂椒草( Cryptocoryne wendtii ),香香草( Hydrocotyle leucocephala ),布袋蓮( Eichhornia crassipes ),大萍( Pistia stratiotes )與美洲苦草( Vallisneria sp. ),稱為外來種八寶,因為這八個外來種是在野外最容易找到和常見的物種,而且對原有生態影響亦非常嚴重,當然流出野外對生態造成影響的,又何止上述的物種? 只是差在我還沒親自在野外找到。

P1174317.JPG

P1174322.JPG

水馬齒與溝繁縷

P1174323.JPG

  其實這張除了前方的水莧菜不能對焦到外( TG4 的小缺憾之一 ),水生植物與電線桿的背景,拿去當手機桌布也是不錯的

P1174326.JPG

在這張照片裹,你認識的水生植物又有多少種?

P1174331.JPG

P1174334.JPG

P1174339.JPG

P1174344.JPG

P1174347.JPG

P1174355.JPG

P1174362.JPG

  在這區北方位置,看來是馬藻( Potamogeton crispus )的群族主要分佈位置,在南方我沒有找到馬藻這水生植物

P1174367.JPG

P1174369.JPG

P1174371.JPG

  但在這水田裹的數量也是寥寥可數,我自己的估計是也是隨溪流的種源引入水田裹,估計上方的溪流應該有他們群族的分佈

P1174373.JPG

P1174380.JPG

  經過一處水溝時,看見裹面有黑藻( Hydrilla verticillata ),很諷刺的是:在這區找水生植物這麼久,看到的水蘊草群族比原生種的黑藻來得更多

P1174387.JPG

  黑藻的葉緣有細微的鋸齒緣,這也是辨別黑藻與水蘊草的分式之一,但粗略看見植株體型大小,就能簡略的分辨出兩者

P1174400.JPG

P1174405.JPG

  再次回到這片水馬齒海作為旅程終結的折返點,真可惜我還沒預算能拿去買偏光鏡,嘖嘖嘖,寒假真的要回香港努力打工賺旅費了,不然2017年的日子也會過得很艱辛= =

P1174410.JPG

在水田盲拍~群生的水馬齒真的很好看( 這跟水草缸一樣,總是有些草要群生才比較好看~ )

P1174417.JPG

P1174419.JPG

  在回程的路上,也不忘看路旁的水田,看看有沒有發現,但是當我看到這東西時,我很猶疑......這是菜瓜布之類的東西?還是藻類?

P1174428.JPG

  整個質感很像藻類,而且十分容易碎裂,但我又沒看過這種淡水藻類......一時之間無法解答,只好拍完照片便把他回歸田裹

P1174430.JPG

P1174433.JPG

P1174435.JPG

長滿了粉綠狐尾藻的水田......

P1174441.JPG

  回到發現綠溫蒂椒草( Cryptocoryne wendtii ''green'' )的點,繼續開拔,這裹的群族被我清了大約60-70%吧?

P1174449.JPG

P1174454.JPG

後記:

[ 原生種的悲歌 ]

  這幾天的旅程看到不少的入侵種,銅錢草,水蘊草,粉綠狐尾藻,溫蒂椒草,入侵種都有個很明確的生長優勢:欠缺天敵去壓抑,生長速度快,無性繁殖速度快,強勁的根系,最糟糕的地方:把原生種壓抑,最終在這場地盤爭霸戰中,原生種將會消失得一乾二淨,原有生態也會破壞得不堪入目。

  去年在宜蘭河床裹拔棕溫蒂椒草(原生地:東南亞熱帶雨林),也不得不說這物種其實很恐怖,泥巴跟砂石的地質讓他能適應這生長環境,強勁的根系和植株對環境耐受性,更讓他除之不盡,清除時更要留意有沒有幼莖沒清除乾淨,以免族群進一步隨溪流擴散,這幾天已經在小型沼澤裹清除了2個族群,還剩下2個族群,希望餘下的日子能夠把他清除乾淨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k00 的頭像
Mk00

Mk的水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