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裹的照片旁邊出現的黑色陰影,是我戴了防滑手套後,握相機時不為意讓手指入鏡了=_= 

P1315059.JPG

P1315061.JPG

  豬籠較深色的位置,就是豬籠草的消化液,透過蜜腺分泌蜜汁誘惑昆蟲來覓食,而以血為食的雌蚊並不會被吸引,而當昆蟲進入豬籠時,因為內裹表面有很光滑的臘質,令昆蟲滑下來或是無法逃脫,從而變成豬籠草的美味大餐。

P1315063.JPG

P1315065.JPG

  一根菸頭,看來這裹也有可能被盜採的跡象,真的不禁感嘆一堆山老鼠不停四處破壞香港的山林,盜採沉香,羅漢松,吊鐘鈴,蘭花和稀有的植物,而當局亦難以去捕獲現行犯或犯人。

P1315072.JPG

  好朋友系列:小毛顫苔( Drosera spathulata )與兩裂狸藻( Utricularia bifida ),還缺穀精就能共聚天倫了,為何會這樣說?因為他們所需的生長條件,環境也是差不多,因此在野外很容易發現這三種植物混合生長在同一段落的山壁或土裹,共生形成的景象很融和好看,這種感覺在人工種植的情況下看不到的~

P1315073.JPG

P1315088.JPG

  也有多人會好奇:豬籠草捕捉昆蟲後,籠蓋會不會關閉起來? 答案是不會的!他的功用是防止雨水進入豬籠,而籠蓋下方具有蜜腺的結構,亦正是吸引昆蟲前往陷阱的利誘。

P1315090.JPG

倒地的豬籠草,籠中的消化液也倒光光了。

P1315097.JPG

P1315099.JPG

P1315102.JPG

壯觀的一叢!希望他不會被山老鼠連根拔起吧

P1315104.JPG

P1315105.JPG

P1315109.JPG

  這裹的都是上位籠吧?豬籠草這方面因為家裹地方細小無法種植,因此沒跳坑,看的結構,資料,文章沒那麼詳細,如果有什麼錯漏的話,有請大師們幫忙指正喔~

P1315112.JPG

P1315113.JPG

豬籠草卷著燈芯草往上爬,以此爭取更多陽光,這是他的籠蔓圈

P1315115.JPG

P1315123.JPG

  聽說豬籠草的花在晚上的時候散發一陣濃烈的臭味,可惜到訪時間為下午3點左右,無法一試,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呢?

P1315124.JPG

P1315130.JPG

在燈芯草叢中的個體,被日照曬得綠裹泛紅

P1315132.JPG

P1315135.JPG

P1315138.JPG

拍到差不多了便回到山徑往撤退點走~這裹路上的寬苞毛顫苔( Drosera spathulata )數量更龐大

P1315145.JPG

P1315151.JPG

P1315153.JPG

P1315159.JPG

不論在山壁還是腳邊泥土的可見其蹤

P1315162.JPG

P1315171.JPG

  兩裂狸藻( Utricularia bifida ),我有點好奇兩棲性的他能不能在水草缸裹種植,我有點擔憂他的對高養份環境耐受如何,另一種同為兩棲性的禾葉狸藻( Utricularia graminifolia )是水草缸的常客,但可惜現今已被人為放養,出現在台灣某山區

P1315177.JPG

細小的身型讓他被路人遺忘,未有發現腳旁的山壁是有如此多奇珍異草

P1315183.JPG

P1315186.JPG

P1315188.JPG

P1315191.JPG

P1315193.JPG

P1315194.JPG

P1315196.JPG

P1315198.JPG

路過一片燈芯草時,發現裹面有數朵鮮豔奪目的小紫花,他就是- 短梗狸藻( Utricularia caerulea )

P1315208.JPG

P1315212.JPG

目前來說,在香港還差三種狸藻就成功把圖鑑裹記錄的品種翻出來了~

P1315253.JPG

P1315312.JPG

如果觀察力不夠強的話,真的會錯過了這些細小的植物

P1315397.JPG

P1315575.JPG

生長在濕爛的泥巴的寬苞毛顫苔

P1315214.JPG

P1315216.JPG

P1315218.JPG

但不知道最後會不會被燈芯草蓋過,慢慢陸化變成禾本植物的天下,這好像是棲地演化的命運

P1315220.JPG

P1315228.JPG

  有賴以前港英時期訂下的郊野公園政策,才讓香港的生物多樣性得到保護,可惜現今政府聲稱的土地問題而令郊野公園面積 面臨被砍,改建公屋或居屋的危機。

P1315672.JPG

P1315674.JPG

P1315681.JPG

滿地通紅

P1315683.JPG

P1315686.JPG

P1315688.JPG

有密集恐懼症的朋友看到這樣會發作嗎?

P1315690.JPG

P1315692.JPG

P1315694.JPG

P1315696.JPG

再遇穀精草,但這株我不會辨別

P1315698.JPG

P1315702.JPG

P1315704.JPG

P1315708.JPG

P1315714.JPG

P1315719.JPG

後記:

  一直也說要找香港的豬籠草,但遲遲未起行啊~今天終於能看到了!另一方面也很妒忌馬來西亞後山到處也是豬籠草的景況,之前說過有機會一定要飛去馬來西亞拍椒草,豬籠草和雨林植物,但可惜沒儲好機票錢,也沒人陪伴,所以遲遲未能起行。

  食蟲植物在香港野外算是隨處可見,細小的個體讓他們成為被路人遺忘的一群,香港野外族群眾多大約有賴港英政府時期的郊野公園保護政策吧,好讓這些迷人,奇特的食蟲植物得以在野外繁衍族群。 但自從回歸以後,政府對郊野公園似乎已經不再友善,一直對這片香港的後花園虎視眈眈,欲發展這片美麗的郊區,然而亦不斷傳出濕地,郊野公園被"山火"破壞等的消息,這卻叫人非常震驚,為何香港有大量棕地而不發展?這也逃不過官商勾結的問題了與此同時,也不禁感嘆一堆山老鼠,四處破壞香港的山林,盜採沉香,羅漢松,吊鐘鈴,同時感嘆香港對保護山林的政策越來越落後,隨政府對郊野虎視眈眈以及越多人為破壞,這片含豐富生物多樣性的樂土,還能存活多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k00 的頭像
Mk00

Mk的水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