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要說一個很異想天開的念頭,而引發的事情,在2015年二月回台灣的前夕,我看著香港家裹櫃子滿櫃子的水草液肥,讓我很頭痛,因為我知道這數量的液肥我肯定沒辦法把它們全都用完,我突然異想天開,決定把西肯的鐵肥,微元素都放進行李箱,帶來台灣繼續使用......但我居然忘記航空公司運輸行理上機時,工作人員都沒在跟你客氣,都會用丟的丟到運輸帶上的事情,最終我的行李箱的東西沾滿濃郁的鐵肥味道,衣物更染上一片鐵黃色,我只好去大買場買檸檬酸跟小梳打來泡浸我的衣物,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衣服都處理完,也剩下一大包檸檬酸跟小梳打,難道我要用這東西去寫DIY CO2的教學嗎?這東西太多人寫過了,我不想再寫同樣的東西,看著那包小梳打,我突發奇想,我一直也很想把草缸裹的CO2濃度拉高,讓植物吸收更多碳源,也因為我草缸裹沒生物的緣故,基本上我的CO2設定都是24小時打,而且打很兇,但我並不滿意,我想到用小梳打把水質的KH值拉高,讓CO2更容易溶解到水中。

  但小梳打卻是有一個問題,就是裹面有鈉-Na的存在,普遍來說,我們都不希望Na在水草缸的濃度太高,以免導致植物生理脫水,或是無法吸收其他元素,所以我要每天都測量水質TDS來監控並配合每2-3換水一次,以免鈉的積聚,導致水草出現狀況,當然上面加小梳打進草缸,只是理論,實際可不可行,我不知道的。而TDS筆也會受其他液肥的添加( 特別是金屬元素 ),令水質影響TDS數值的跳動,所以真的是很異想天開的小試驗,我持續進行了大約2-3個月這樣的試驗,有沒有效我其實也沒有結論,但倒是有些植物冒出的顏色叫我訝異!

紅雨傘( Proserpinaca palustris )

P_20160504_130258.jpg

披針葉水蓑衣( Hygrophila lancea ),但這植物很常被稱為趴地針葉柳,但其實是不同的東西,囧

P_20160509_183701.jpg

小紅莓( Ludwigia arcuata )

P_20160509_183915.jpg

新葉底紅( Ludwigia sp. )

P_20160509_184135.jpg

  剛購入的彩葉薄荷( Hyptis lorentziana ),他是我一直以來也很想收藏的水草之一,他葉面的色彩真的滿漂亮,可是在香港這植物並不好找,反而在台灣滿常看見。

P_20160514_141412.jpg

  其實在整個試驗中,我覺得最大的驚喜真的是彩葉薄荷,我在網路上查看過其他所種植的彩葉薄荷,最終在水中,也會變成紫色或是紅色,但在我這邊的環境下,卻是保存了不同的色澤,我後來也有把這些植株帶回香港,用正常環境種植,但也是變成紫色,失去了他的特色。

P_20160517_140020.jpg

這顏色真的超漂亮,同一葉子上,有四至五種的顏色並存,我真的超級意外。

P_20160521_210145.jpg

在野外採集的外來種-( Hygrophila polysperma "rosanervig" )

P_20160521_205928.jpg

P_20160521_210333.jpg

葉脈有點偏橘色的紅雨傘

P_20160521_210447.jpg

  不太常見的仙人掌( Littorella uniflora ),這植物非常特別,因為他原生地受環境的影響,白天可能無法提供穩定的二氧化碳來源或是白天打開氣孔時會令植物水份流失過快,因此具備CAM的機制,可以晚上的時候吸收並把二氧化碳轉換,白天才釋放二氧化碳。

P_20160522_095313.jpg

無尾蔶藻( Blyxa echinosperma )從水中萌芽。

P_20160523_175351.jpg

全景

P_20160521_211527.jp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某天收到友人贈送的綠紅太陽( Ludwigia sp. )與紫虎耳( Bacopa sp.) ,他用跳石種出來的紫虎耳,色澤真的可太怕了.....

P_20160528_001555.jpg

如果不是家暴的話,怎麼可能種出這樣的瘀紫色???囧......

P_20160528_001714.jpg

我對自己種植紅太陽或是綠紅太陽也沒信心,只好把他轉水種植,希望這樣能有比較高的存活率。

P_20160529_164107.jpg

白玉水榕

P_20160530_115543.jpg

豹紋血心蘭( Alternanthera reineckii "variegata" ) ,他真的是前景草的好選擇

P_20160530_120445.jpg

  最後從角落發現以前在野外採集後被遺忘沒有處理的綠溫蒂椒草( Cryptocoryne wendtii ''green'' ),放在夾鏈袋裹應該有三個多月吧?但還沒有完全爛掉=_= 可想而知,這東西逸出野外是多麼可怕的災難喔......這東西根本無法完全清除......

P_20160530_145941.jpg

後記:

  對於那個試驗對於植物吸收CO2有沒有幫助,我真的沒有結論,但後來再查相關文章時,都有提到NaCO3是不會提升KH值,所以在草缸添加小梳打都在自找麻煩在做蠢事,當我再回想起這件事,只覺得我真的有夠閒,會想到這樣的方法去種水草,還每2-3天拿水桶去倒水跟拿飲水機的RO水去換水,現在的話,我絕對不會再做同樣的事情,而後來要畢業往海大出發了,在六月末的時候就把缸子的水草,能賣的就賣,能送的就送出去,終於結束在櫃子裹種水草的日子,在基隆從新起步。不得不說,海大的宿舍能公然養魚,真的是無比爽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k00 的頭像
Mk00

Mk的水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