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我形容這邊廣東米蝦( Caridina cantonensis ) 的話,我覺得這區域的廣東米蝦個體的白斑比較明顯,體色也偏藍。

P7100143.JPG

P7100149.JPG

P7100285.JPG

  也有數隻溪吻鰕虎( Rhinogobius duospilus )的亞成魚,但可惜地型狹小的限制下,我無法拍到側面或是正面的照片。

P7100147.JPG

P7100148.JPG

被虎視耽耽的米蝦,搞不好下一秒就淪為鰕虎的食物。

P7100293.JPG

層次感豐富的Riccardia屬蘚苔

P7100151.JPG

P7100155.JPG

白髮苔屬

P7100161.JPG

P7100164.JPG

路旁小積水處的菲律賓穀精( Eriocaulon truncatum )幼苗

P7100166.JPG

兩裂狸藻( Utricularia bifida )與菲律賓穀精( Eriocaulon truncatum )

P7100169.JPG

P7100171.JPG

溪澗的分支處,但我在這邊很仔細的找米蝦,但什麼也沒有發現,只有被蚊子瘋狂叮咬

P7100175.JPG

  某處溪澗支流下的豐富落葉與枯枝提供一個很好的棲地給米蝦,廣東米蝦數量不少,但就是沒找到蜜蜂米蝦

P7100184.JPG

溪吻鰕虎

P7100194.JPG

  不經不覺差不多走到快一半的路程,當中我不停在水陸路穿插,但也找不到蜜蜂米蝦,而且這種水流滿急速,欠缺緩流區的環境,我並不認為這些都是米蝦很好的棲地,這種環境只會是溪魚的棲地。

P7100197.JPG

  到達溪澗的部份,更湍急的流速......這裹更不可能會是蜜蜂米蝦的棲地啊!為了節省體力,我只是不選水路,繼續以陸路探索整條路條。

P7100277.JPG

旁邊石縫裹已經開花的兩裂狸藻( Utricularia bifida )

P7100210.JPG

P7100213.JPG

P7100209.JPG

花的部份

P7100204.JPG

P7100206.JPG

P7100208.JPG

旁邊也有兩裂狸藻的好朋友-菲律賓穀精草( Eriocaulon truncatum )

P7100205.JPG

  最終隨著GPS走到標記的末端......已經是紅樹林範圍,這邊更不可能有蜜蜂米蝦......看來這邊也是失敗告終了......

P7100269.JPG

  旁邊匯流紅樹林的溪流,理論上這種環境是迴遊性鰕虎的棲地之中,而且水質也滿清晰,但因為這裹是水源地,禁止上溯或是嬉水,那就不探索了。但這裹能找到不少被水族市場俗為花螺/彩蛋螺的奧萊彩螺( Clithon oualaniensis ),台灣應該稱為小石蜑螺。

P7100217.JPG

P7100218.JPG

  奧萊彩螺一直也是我很想拍攝的物種之一,漂亮多變的外穀,體型細小得只有一公分左右,生活於溪流匯入紅樹林的環境當中,棲地穿插於海水,鹹淡水與淡水間,以藻類為吃,也是大自然裹的清潔者。

P7100221.JPG

  藻食性的牠們當然也有被水族業者採集販售至觀賞水族市場,但我認為奧萊彩螺跟石蜑螺相比的話,在水族市場不算太常見,但也的確有被採集,而野外族群數量應該也算穩定。但而言我會寫這些資料出來的原因,並非因為想水族市場有更多樣性的工作螺,而我這棲地系列的文章,都是希望讓人留理原生種的漂亮,並了解牠們所面臨的困境。而當我每次寫到有關迴游性的物種時,我都是呼籲不採集,不購買,不飼養,這些漂亮的迴游性物種大部份都無法在人工繁殖,因此還是留給大自然吧!

P7100223.JPG

P7100224.JPG

P7100226.JPG

  密集的螺卵,其實我很常看見有人在水草相關群組問:玻璃壁上的螺卵怎樣去除?這個超簡單的!不養就不會有了,觀賞水族市場上,還是不少除藻的魚類,真的不建議用螺這種甲殼類動物在魚缸這些酸性環境除藻,牠們的甲殼無法像蝦類可以脫換,當外殼溶化時,也是牠們生命的終點。

P7100231.JPG

  族群數量也不少,但我希望這樣的情況能一直持久下去,不要像石蜑螺或是紫身枝牙鰕虎等,因為被過度採集或是棲地環境破壞,導致野外族群越來越少的情況出現。

P7100233.JPG

P7100235.JPG

P7100236.JPG

不同顏色的外穀,但也是同一種的物種

P7100240.JPG

P7100243.JPG

P7100247.JPG

P7100249.JPG

奧萊彩螺是我最喜歡的螺類之一

P7100244.JPG

P7100260.JPG

  在水上看見水中好像有鯰魚之類的魚躲在石縫之間,牠體長應該有1x公分左右吧?但因為水位有點淺,只好用TG4在水中盲拍,但回家再看照片時,這隻只是鯰魚,而是鰕虎或鱧塘之類的魚類,只是較吞吃了類似沼蝦之類的東西,讓牠外貌從水上觀看時,有點像鯰魚。

P7100256.JPG

  但是因為我沒有香港相關的淡水魚或蝦類的圖鑑,我也法去辨認這隻魚類的品種,我後來真的覺得台灣有這麼多田野工作的大神,寫台灣水生態相關的書藉,真的是滿幸福的事情,因為資料真的比較好去查找,而且有出版社的協作下,不論是照片或是排版,都比官方機構出的更容易使用和閱讀。

P7100258.JPG

  似乎在水田裹拍水生植物時暴曬太久了,到後期已經開始有點水份流失過快的狀況出現,背包上1.5公升的水也喝光了,只好再次喝溪水,而這種是水源地,水質應該還好吧,而在台灣習慣喝Ro水後,再喝香港的自來水時就會明顯嚐出有種金屬味/土味,整個味道和口感超不討好,排除有寄生蟲或是細菌這些因素的話,我覺得香港的溪水比自來水好喝多了。最後也差不多該回程了,我回家後要再仔細查找,我是不是錯過了些什麼,導致我沒有找到蜜蜂米蝦。

P7100261.JPG

後記:

  今日生物戰績沒什麼,反而植物的比較多。在登山口鄰近的濕地找到印度節節菜,水蕨,半邊蓮,紫蘇草和田蔥。但香港面臨著農業的萎縮,本地供量佔市場需求量不足3%的情況下,可想而言現今農業狀況真的超糟糕。 農業萎縮所致的問題不止是食物來源只能依靠外地輸入,以至中國農產品的食安問題,在我眼中更是延伸至水田生態系多樣性,以及棲地於水田的水生動植物存亡的問題。如果歸根究底,導致出現如今狀況的難題,也不外於土地供應不足,人口大爆炸( 你他媽的香港政府1天放150位新移民進來 ),地產商囤地待政府發展計劃推行,長青一輩不願意務農等等。 雖然位於中國華南地區的香港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更孕育了不少的"特有種"生物,但如今面臨郊野公園面積被砍作為城市發展,棲地環境被發展商刻意破壞,官商相勾級的環評調查,未來這片樂土的去向並不樂觀,相信也一去不返。

  但這我幾天一定要把蜜蜂米蝦的棲地翻出來,我才有辦法在剩餘的時間,把香港所有淡水米蝦或是迴游性蝦都翻出來,看著日歷一天一天的過去,讓我無比的焦急,希望下一次能一擊即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k00 的頭像
Mk00

Mk的水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