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回程的時候,友人看見地上的植物好像有穀精,只好叫大哥倒車回穀精地上,但我內心的想法是:這種環境哪有可能會有穀精?而且在我認知中,穀精草大多數也長多水流旁邊的濕潤環境或是巴拉草草叢裹。但當下車後,在這片二氧化矽的乾土,居然長了一大片的穀精,眼簾裹就看見一片白色天線海啊!這次旅程所見所聞,真的顛覆了我很多對植物的棲地刻板印象呢。因為表面乾土的穀精,狀況都沒很好看,所以就去拍表土還是略濕的穀精囉~

P8222371.JPG

  別問我這是何種穀精草,囧,光是辨認台灣與香港的穀精,已經讓我非常頭痛,我現在也只能很快速辨出4-5種的穀精,更何況我沒有馬來西亞相關的水生植物圖鑑。

P8222372.JPG

P8222373.JPG

  如果微微挖開表土的話,裹面的土還是濕的,但我開始疑惑那麼剛剛的豬籠草又是怎樣活下來的?我剛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問題,也想我很想挖那邊的土看看裹面也是不是保持濕潤的狀態。

P8222374.JPG

P8222376.JPG

P8222377.JPG

  待在平原暴曬差不多1-1.5小時,手臂和脖子的皮膚開始有曬傷的跡像,變紅了,只好再拍一拍就上車子避暑,在太陽久曬下的車廂也熱得可怕,坐上皮椅會被燙屁股,熱得想馬上彈起的感覺。我突然想起小時候有些公園裹的滑梯還是用石或是白鐵制造的,每次夏天去玩這滑梯時,屁股都會被燙到大叫,但小孩子貪玩的個性,還是會邊叫邊玩這樣子,但後來香港已經把大部份鐵滑梯換成塑膠制的,這個香港小童玩滑梯被燙屁股的共同童年回憶也漸漸消失了。

P8222379.JPG

P8222381.JPG

  中午的時候去吃一家快餐店,馬來西亞的快餐店很有趣,居然會有飯這東西,但我還是點了一份炸雞漢堡跟炸雞塊,但我覺得都不算好吃,但有飯這主食對我這個香港人來說,已經讓我覺得非常新奇,就是這樣。吃過午餐後,去找劍竹椒草的棲地,下車的時候前看見眼前一片黃色泥漿河,除了旁邊站立一塊:鱷魚出沒警告牌外,碼頭河床旁邊就是一叢叢有半個人身高的劍竹椒草……這與我想象中大約8-10cm高度範圍內,實在差太遠了……但那邊不容易下去拍照,只好走到另一端找能拍照的位置。

幹,怕.JPEG

20953585_2045470365479187_6195002737710026061_n.jpg

  夾雜在禾本科雜裹中的,就是劍竹椒草( Cryptocoryne ciliata ) 了,我必須要說:幹,這跟我認知中椒草最多也才8-10cm高度範圍也差太多了吧!!!這到底三小啦!!!內心無限崩潰中

P8222383.JPG

  劍竹椒草就生長在這種爛泥巴的環境中,而且這種環境硫化氫的味道也是滿濃郁的,即使我沒踏進去,但已經能聞到那熟悉的氣味。註:因為小弟很常在水田裹找水生植物,所以硫化氫味對我來說,都是很熟悉的氣味......

P8222395.JPG

這是成株的葉子跟我腳掌長度相比,小弟穿的是43號鞋子,可想言知,真正野外的劍竹是如何的巨大。

P8222397.JPG

  到離開時,我回首一見,剛剛拍照的地方,水底好像有有鱷魚型狀的東西,在鄰近5米範圍郁動……啊,不管我有沒有看錯也好,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啊!明天就是這個馬來西亞完夢旅程的最後一天了,我真的有點不捨得這個地方,還有很多新奇的植物我還沒看個夠,可惜的是:這次之後,也不知道再有沒有機會出國跑棲地,但這趟旅程,值了!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k00 的頭像
Mk00

Mk的水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