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是一個半夜在弄魚缸,隔天睡過頭的跑棲地生涯( 眼神死 ),已經連續兩個禮拜跑同一溪流,從出海口迴游性物種,戰到下游的陸封型物種,今天就直至從下游山坡走至溪邊,這樣比走水路上溯會更快。

  先在潭區被一群馬口魚( Candidia barbatus )幼魚包圍著群游真的爽爆,但動態追蹤的部分真的很糟糕,搞不好我一直連拍還是沒多少張照片能用或是比較清晰,我也有在想,搞不好,最終我還是會買一台單反配合防水殼來水中拍攝/攝影用。

P9303192.JPG

P9303194.JPG

P9303200.JPG

P9303201.JPG

  明潭吻鰕虎( Rhinogobius candidianus ),這也是我連續兩個禮拜都同訪同一條溪流的原因,因為我發現這邊似乎有部分魚隻個體,背、尾鰭末端都呈現白色邊條,也是我第一次看見這種個體差異,因此想要再次拍攝記錄一下。

P9303203.JPG

P9303204.JPG

P9303205.JPG

  剛好有拍到兩者同為明潭吻鰕虎,但出現我所述背、尾、腹鰭尾端的色澤都不一,而且魚鱗偏向橘色的個體。

P9303206.JPG

  平常拍到的,都是以這種背、尾鰭尾端為黃色的個體,而這隻是為公魚,體色已經出現婚姻色,去吸引異性交配。

P9303208.JPG

P9303209.JPG

P9303212.JPG

P9303213.JPG

雖然已經到達下游,但還是能看見潭區裹有單獨幾隻的大口湯鯉( Kuhlia rupestris )在獨自暢游

P9303225.JPG

  白甲魚在陽光下叼吃石塊上的藻類時魚鱗被反射陽光泛動起閃光,石縫間躲藏著手掌般大小的毛蟹,可惜讓牠跑掉來不及拍,真的有點久沒去山區溪流了,忘記上一次看見這景像是何年何月了。

P9303254.JPG

P9303255.JPG

P9303256.JPG

P9303257.JPG

P9303261.JPG

P9303266.JPG

但還是滿滿的垃圾,最扯的是連家具也有......完全不懂丟在這裹是衝三小。

P9303267.JPG

P9303268.JPG

那傳說中被學長把卵一起吃的-石賓魚Acrossocheilus paradoxus ),但一如以往沒拍得很清晰。

P9303273.JPG

P9303274.JPG

  台灣吻鰕虎( Rhinogobius formosanus ) ,我現在才發現原來這邊也有台灣吻鰕虎魚,之前在下游靠近出海口位置也完全沒有發現到,但似乎這溪條的台灣吻鰕虎的數量是不多的,我待在這邊很久才找到一至二隻左右。

P9303275.JPG

P9303276.JPG

P9303279.JPG

  雖然這邊溪流的水質比較清晰,含泥、沙塵量不多,是一個不錯的拍攝地點,但我還是忘記要重拍及製作有關明潭吻鰕虎的影片這回事了,只好有待明年夏天回歸溪流再去拍吧。

P9303284.JPG

P9303285.JPG

P9303287.JPG

P9303288.JPG

P9303294.JPG

  石蜑螺( Clithon retropictus ) ,有時候還是會被當作工作螺用於草缸裹,最後面臨的下場與壁蜑螺一樣,外殼被飳蝕而死。或許我這樣說吧,迴游性的工作螺很常被水族玩家嫌棄會在缸壁、造景木、石上長螺卵,影響外觀而不好刮除,但事實上工作螺除藻的效果也沒很好啊,又吃不乾淨,那幹嘛硬要買來當作草缸消耗品在養?搞不好用雙手還比較快捷省錢。

P9303295.JPG

  繼續上溯已經是封陸型魚類的天下,只看見一堆馬口魚與石賓魚,會不會有纓口鰍或中華沙鰍我就不曉得了,我找了很久也沒發現,再多拍幾張就在撒退點更衣離開,因為今天有點累,不想再上溯。

P9303297.JPG

P9303299.JPG

P9303301.JPG

後記:

  今天的重點:除了重拍記錄外,把明潭吻鰕虎抓回家裹的生態造景缸飼養也是我的重點之一,可惜我這個八七把抄網漏在香港就算了,連跟別人借的撈網也忘了帶過去.......又發生跑棲地的日常-漏帶工具,最後,今天拍的照片,我覺得不太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k00 的頭像
Mk00

Mk的水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