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的最後一天,經過昨天養精蓄銳後,今天的目標就是攻上路途陡峭的山峰,大約是昨天吃錯東西吧,今天早上還在廁所裹爭扎到底要不要出發?但今天不出發的話,就要待明年了,然而我內心已經做了最壞打算,真的在山上肚痛的話,就在山上找個遠離人煙的地方野外露出解決吧......

  在路途上經過一條溪澗,今天雖然都走山路為主,但也進去看看有沒有發現吧!先來一隻溪吻鰕虎( Rhinogobius duospilus ),這種鰕虎真的非常常見,到處也有......我比較想拍別的鰕虎。

P2208380.JPG

  沒有戴面鏡跟呼吸管,唯有從水上看著螢幕取構圖,如果看不到就盲拍吧,我是滿佩服那些盲拍也能拍出好照片的高手呢。不過這是什麼鰕虎?

P2208383.JPG

  斑紋看起來不像溪吻鰕虎,可惜香港官方出版的淡水魚圖類已經絕版了,對於香港或中國才有的鰕虎,都無法很快速的辨出是何種。但後來我用溪吻鰕虎去詳細的查香港自然生態論壇時,發現這隻也同為溪吻鰕虎,只是因為牠是母魚,所以斑紋比較撲素,沒雄魚那種鮮豔的紅色斑紋。

P2208387.JPG

P2208392.JPG

  這隻就是溪吻鰕虎的雄魚,到性成熟的婚姻色才是精華,網路上能找到牠們華麗的照片,可惜我在野外都沒遇到已經發色的個體。

P2208399.JPG

母魚也滿漂亮的,面頰上有一點金屬的色澤,可能這是我目前看過最漂亮的陸封型鰕虎母魚吧。

P2208405.JPG

P2208417.JPG

  公魚頭部下面的紅色斑紋還沒延伸到臉頰,或是底面斑紋還不夠鮮豔,不然在兩隻公魚張嘴搶地盤宣示主權時,更好看。

P2208425.JPG

P2208428.JPG

擬平鰍( Liniparhomaloptera disparis ),也是這個月待在野外時很常見的溪澗魚類之一。

P2208432.JPG

  我個人很想拍麥氏擬腹吸鰍( Pseudogastromyzon myersi )或是台灣的間爬岩鰍屬Hemimyzon ,因為這種溪魚都活在比較湍急的水流裹,已經把胸鰭和腹鰭特化了來對抗強勁的水流,吸附在溪石上的模樣也很可愛。

P2208435.JPG

P2208437.JPG

  還有一些不曉得是哪種的淡水魚,我很希望香港的漁農護理自然處或是民間的田野調查大神級人物能出版一本有關香港的淡水魚類圖鑑啊,因為我在溯溪拍魚辨種時很需要用到啊......現在都卡在很多種類的魚辨不出的問題上,都讓我覺得很困擾。而我仔細再看手機裹山徑地圖,裹面顯示其實上方還是有一條山澗,但山澗並不是我們今天的目標,在這回香港前天,我必須要找到盾葉毛氈苔!就沒再往上探索,朝目的地趕路程了。

P2208439.JPG

好像有點特別的植物?有大神能辨認出他是什麼嗎?

P2208450.JPG

拍魚的潭區模樣,因為冬天枯水期的關係,無法看見香港山澗漂亮的樣子。

P2208463.JPG

  食蟲植物某程度是森林大火後的先驅植物,而這邊也是森林大火高風險地區,鄰近都是一些易燃的植物,像是松樹、燈芯草之類的植物,但還是有不少白痴在這邊抽煙,把煙頭亂丟在地上.......而且這裹很久以前就已經燒過一次了,也是因為屁孩玩火還是抽箊而燒起來,造成不少人命損傷,人腦殘起來就真的沒極限......

P2208466.JPG

  這個有點像是紫金牛科Myrsinaceae 的幼株,香港分佈的紫金牛科植物表現不至像熱帶雨林地區的那麼讓人感到驚豔,只能說是很普通的植株。而台灣我最喜歡的紫金牛,大約是裡堇紫金牛( Ardisia violacea ),我多希望能在台灣的森林裹遇見他,可惜因為台灣山林的鬼怪傳說、沒人陪伴和沒GPS山徑地圖,基本上我都不會獨身去走森林小徑,所以台灣很多漂亮的蘭科、紫金牛屬Ardisia 的植物都與我無緣。

P2208468.JPG

含有豐富油脂,很容易就燃燒的松果,出現松葉林也代表身處位置也有一定的緯度了。

P2208477.JPG

  雖然這裹最高點才六百至七百米左右,但坡度真的是直飊級上升,才短短1公里的路程高度就升了差不多三至四百米,像我這種才二十歲,但膝蓋狀況傷得就已經跟中年大叔/老人一樣的,走這種山路真的有夠痛苦,一邊聽著關節間走動時發出的啪啪聲,一邊咬著牙關背著差不多8 Kg的裝備往上走(我的腰、背部肌群也是弱爆)。

P2208487.JPG

  沿路的景色都能看見已經不是原始林或次生物,而是人工林,也就是因為一場山上大火後,政府為了鞏固山坡,好讓不會出現山坡崩瀉的問題而人工植物。

P2208496.JPG

  香港山上比較常看見芒萁( Dicranopteris linearis )與禾本科的雜草,台灣的我不太清楚,因為我目前到台三年多,第一年最常去的就是陽明山國家公園了,比較常見的應該是公路旁的雙扇蕨( Dipteris conjugata )和山上的芒草( Miscanthus )了,而大部分罕有的水草植物都因為緯度和平地棲地被破壞,只能在台灣的山上找到,但我沒機車,如果沒有朋友幫忙載的話,就無辦去記錄了,雖然朋友都一直勸我趕快去考個駕照,但是沒錢買一台能跑山路的機車也沒用喔......就只能靠會經過山上的公車了(汗)。

P2208507.JPG

啊......現在進度才走到3/10的路呢,我也不認為盾葉毛氈苔會生長這在種環境呢。

P2208512.JPG

不知名植物,日後待查身分~

*補充,網友說是:短莖異藥花( Fordiophyton brevicaule )

P2208525.JPG

P2208528.JPG

  燈心草科Juncaceae 的植物,再仔細看地質和植被相,感覺差不多到了,是我要找的盾葉毛氈苔棲地的環境了。

P2208531.JPG

花苞與種子~有大神能認出這是那一種嗎?

P2208534.JPG

  才剛嘴完在山上抽箊的87,就在地上找到一根箊蒂。拜託都來到山上了,當然是要呼吸清新的空氣啊,在山上抽箊有比較爽?而且拜託有腦子一點,看這裹這麼多枯草和地質,顯示是濕度不高的環境和還有大量易燃物,萬一箊蒂沒熄就被丟地下,把枯草點燃了,除了動植物外,還有山上的登山客絕對會被你害死。

P2208545.JPG

  前方有條分岔路,一條是走平路,一條則是攻上山峰,我仔細思考最適合盾葉毛氈苔生存的環境會不會是山峰呢?因為山峰就是向陽處,最吸收最多的陽光,而且雜草也比較少,那就挑這條更畸嶇的山路走吧,如果沒找到再回頭好了。

P2208550.JPG

山路旁邊就是懸崖了,在這裹滾下去絕對出事。

P2208558.JPG

  崖邊的小花,我在山峰上兜兜轉轉走了很久,已經超越書籍所描述的生長區域,我好奇到底是我找的地方不對還是怎樣?但又沒理由都長在燈芯草和禾本科草叢裹吧?只好再前走一小段

P2208569.JPG

結果我終於在路邊的岩壁終於找到我尋覓已久的盾葉毛氈苔( Drosera peltata )了!!!

P2208579.JPG

花部的近照。

P2208591.JPG

  我最想拍到的植物目標又達成一項了,我從沒想到能親眼看見如此夢幻的物種,一種在台灣已經快或近乎滅絕的盾葉毛氈苔,卻能讓我在香港裹拍到,我必須要說,其實香港的郊野保護政策真的不錯,但可惜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香港政府又規劃要砍郊野公園面績,甚至要推動「明日大嶼」的政策,用人工島包圍大嶼山,先針對大嶼山這邊的溪流,這樣的人工島包圍工程真的是蠢到爆,搞不好令洄游性魚類無法回家,更不論工程對野生動物的影響。

  香港政府自從回歸以後,真的是越來越低智,環境評估報告都做假的,每天就只想放150個中國新移民來把香港人稀釋,令香港變中國化,在此真的勸告台灣的朋友,不要傻傻的覺得中國很好,更不要把自己的主權賣掉好嗎?看看今日的香港和新彊回歸中國跟被中國統治後發生了什麼事?你會希望被中國統治後,失去民主或自由甚至是要擔心受怕,會因為在網路上說錯話,而被消失嗎?政治話題就不再多說了,始終也不是這篇本章的重心,單純是一個回歸中國年份出生的年青人,經歷香港22年民主、各種自由的變化後有感而發和作出善意的提醒而已。

P2208598.JPG

P2208606.JPG

  這裹的盾葉毛氈苔還黏到不少蚊子,也算是蚊子的天敵之一,或許是因為腺毛上的黏液在太陽照射下,像很水珠,讓蚊子想吸喝而成功誘敵了。

P2208619.JPG

  枯葉下的盾葉毛氈苔族群,但隨著棲地的演替,或許有一天會被芒箕或禾本科植物取替了,在這學期上到的族群生態學裹面有提到,有時候區域自然性的森林大火,能令棲地演替回到最初的模樣,先軀植物像盾葉毛氈苔之類的植物能為後續的森林重建鋪路,以維持生態多樣性的存在。但前題必須建立於自然性的火災,像是水滴被太陽照射,形成透鏡效果令易燃物因為高溫被點燃,或是雷電擊中之類的,不非人為的縱火或是在山上抽箊,箊蒂亂掉而造成的火災。

P2208621.JPG

P2208626.JPG

P2208632.JPG

P2208644.JPG

P2208650.JPG

  有人也可能會好奇問道說:為什麼一定要在寒假回台灣前找到呢?因為盾葉毛氈苔他雖然是多年生的植物,但只有秋冬之類的季節才會變土裹長出來,其餘時間都是以球莖形式在地下休眠,直到溫度、濕度等等因素適合才在土裹長出來。

P2208665.JPG

P2208672.JPG

P2208679.JPG

弦月狀的葉子,很有特色,也像是一個盾牌的模樣。

P2208685.JPG

P2208705.JPG

P2208710.JPG

續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k00 的頭像
Mk00

Mk的水族天地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