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這區已經途步走了大約五天,我一直嘗試把水車前分佈的可能點收窄,但似乎又沒什麼效用,始終我到現今為止,還是沒找到那迷人的水車前草,這個是不爭的事實,這裹作為北海岸的水生植物大本營之一的區域,但礙於環境破壞之類的因素,很多十多年的事物已經今非昔比,不如圖鑑筆者所述的精彩,但我還是希望能把圖鑑上大約份的狹義水生植物都拍攝過就好,不過我探索過的地區也才整區十分之三也沒有,現在下結論似乎言之過早。

  倒是難得好天氣,好讓我能走上更遠的路,今天也是走比較硬的路線,從市區吃完午餐就開始從市區走到山上,我已經連續好幾天這樣走了,到天黑就用最快捷的路走回市區,吃完晚餐才回基隆市,這樣走其實累不累?還滿累的,每天睡覺前都要往雙腿貼上撒隆巴斯消除雙腿的酸痛,好讓隔天不至鐵腿。

  今天開始遇到的是水蕨( Ceratopteris thalictroides ), 我在這區走了五天,卻是今天才遇到水蕨這種水田常見的水生植物,其實不同區域植物的分佈都有所不同,像這區盤腺蓼就是常客,到處都可以發現到,而植物都是沒有腳的生物,要傳播的方式就只有靠風、水流或動物協助才能散播,而我印像中水生植物散播候鳥也是重點之一,我一直想了解候鳥遷移路線怎樣把不同的水生植物散播各地,但是光水生植物就已經是一門大學問,還是待當我對水生植物有更多的認知才再研究看看好了,總不能都一知半解就在裝懂。

P1155464.JPG

P1155470.JPG

大萍( Pistia stratiotes ),最近滿常看見他的,不曉得是種植當作綠肥還是怎樣的。

P1155478.JPG

匐匍生長的圓葉節節菜( Rotala rotundifolia )。

P1155481.JPG

P1155483.JPG

  原本今天還是計劃往山頂上攻,不想這麼快就把雙腳弄濕,以便能走更遠的路,但我還是敗給眼前水田裹水生植物的誘惑,更換上溯溪鞋下田開拍了,今年發現溯溪鞋裹配上迪卡儂的凝膠鞋墊滿好用的,走路比較舒適,以前沒配的時候,穿著溯溪鞋走在馬路時,每天走個十幾公里,腳掌滿痛的,或許有朋友看到這裹,覺得:咦?走在水田裹還穿溯溪鞋,看起來怪怪的。不用覺得很怪異,因為雨鞋不太透氣,走個一整天腳被悶著很不舒服,也容易增加被黴菌感染的風險,所以我選擇穿溯溪鞋。

P1155485.JPG

P1155500.JPG

這個溪流旁邊的水田除了圓葉節節菜外,還有水蕨

P1155505.JPG

P1155516.JPG

P1155554.JPG

  在拍圓葉節節菜的時候,發現有一隻澤蟹很快速從上面遛過,,等牠停頓下來的時候,趕緊拍一拍,不過這隻是日月潭澤蟹( Geothelphusa candidiensis )?之前我也有一個滿多澤蟹的點,只要站在溪裹仔細觀察,就能看見澤蟹就在溪石上四處橫行的場面,但非常可惜的是:後來聽在地友人說,那邊似乎被整治過還是被開怪手去碾過溪床,後來再訪,除了溪床上的植被變少,就是澤蟹變得不好找了,找了很久也只能勉強看到一、兩隻,非常可惜。

P1155520.JPG

P1155523.JPG

P1155541.JPG

  水馬齒( Callitriche verna ),台灣還有三種水馬齒存在,不過目前只遇到凹果水馬齒,之後希望也能遇到別種的水馬齒。

P1155548.JPG

P1155560.JPG

圓葉節節菜的挺水葉也被太陽曬個通紅。

P1155561.JPG

P1155571.JPG

  轉戰到上方的田,剛放水的田依然存在不少的水生植物,只是都挺水生的,走著走著我遇到一隻烏龜,我當下很好奇就上網尋找台灣原生龜,發現這隻是斑龜,我跑野外這麼久,真的都沒怎麼遇到龜和蛇之類的生物,前天遇到蛇,今天遇到龜,兩者都是民間信仰土地公的信使,難道又是在暗示我些什麼嗎?跑在野外久了,難免總會注意一些民間信仰的事,始終有些事情不是科學能夠解釋到。

P1155582.JPG

水田旁的水溝裹飄浮著一大片的鹿角苔( Riccia fluitans )。

P1155593.JPG

  觀賞水族市場裹,鹿角苔是最能吸引新人入門的草種之一,葉子懸掛著光合作合的泡泡,非常吸引,當年我也是被鹿角苔的泡泡海引誘下坑,一下子就八年多過去了,回歸主題,觀賞水族裹主要有三種鹿角苔,一種就是最普通常見的鹿角苔,一種就是迷你鹿角苔,另一種就是日本鹿角苔,這三款鹿角苔我都曾經種植過,但當中最迷人的還是日本鹿角苔,那繡球般的形狀,非常討人歡心。

P1155594.JPG

也是水馬齒。

P1155600.JPG

  這裹的大萍真的非常多,主要都出現在筊白筍田裹,而說到大萍我又想到一件事情,以前看過別人在FB社群裹po出一種叫玫瑰水芙蓉的水生植物,葉子非常的圓,葉子比較密集呈蓮花座的模樣,但我倒是好奇,玫瑰水芙蓉是否水萍的改良種?還是單純種植環境的問題?

P1155620.JPG

P1155623.JPG

P1155628.JPG

筊白筍枯葉間的大萍,這種線條縱錯的美出現在大自然環境筆下。

P1155630.JPG

P1155633.JPG

P1155642.JPG

P1155646.JPG

圓葉山梗菜( Lobelia zeylanica ) 的花?

P1155649.JPG

P1155654.JPG

一叢輪藻

P1155660.JPG

  水溝裹又是長了一整片的水蘊草( Egeria densa ),隨著野外觀察次數越多,真的很容易一眼就分辨出水王孫和水蘊草,只要看見葉子顏色比較深綠、葉莖比較粗大而葉子亦無捲曲的,大多數都是水蘊草沒錯,而水蘊草到底有什麼用途?除了用來除藍綠藻外,我就想不到了,而能除藍綠藻的原因似乎是因為水蘊草會分泌一些化學物質,去抑制藍綠藻的生長,但網絡上都找不到相關的實際操作或試驗。

P1155672.JPG

P1155674.JPG

田梗的半邊蓮( Lobelia chinensis ),我干直都無法把這種水生植物的感覺拍出來,有點可惜。

P1155676.JPG

當天黑開始回程的時候,在回途中的筊白筍田裹,遇到一整片的水蘊草

P1155694.JPG

P1155695.JPG

水蘊草在寒冬中開花了,沒記錯的話,水蘊草也是那種一年四季都會開花的水生植物。

P1155692.JPG

後記:

  最後今天的結論都是:各種外來種植物......我繼後的旅程都只遇到一堆水蘊草和大萍等等的外來種植物,雖然隨水流往下擴散是很合常理,但我一點也不想看見這樣的東西出現在野外,我還是比較想看見原生種的植物,最後日落前找到兩種輪藻,一種非常嬌小可愛,就被水蘊草慢慢包圍著,明天也要去補拍照片~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