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晴天後,今天終於下雨了,在寒風冷雨下的水田走動,有一種真正回歸北海岸水生植物季的感覺,而剛好今天拿到前陣子在露天上購買的迷彩斗薘雨衣,正好能用上場了。今天應該是最後一天跑這區了,因為我家實在很多事情沒處理完,像魚缸只處理到一半、採集的樣本沒處理完,野外拍的照片還沒備份,行李也沒拾好,明天再看進度如何,才決定要不要出來跑個比較近的點,好讓我能早一點回家準備好回香港。

  今天選擇的路線偏向平地,好讓我回家後不至累到一直攤在床上睡死。在路途上看著手機Google地圖裹的標籤變得密密麻麻,卻有點成功感,但這區真的太大,不像去年跑的區域,能一口氣就跑完了。

  經過溪畔時先遇到的水生植物就是木賊( Equisetum ramosissimum ) 了,木賊這種水生植物也是滿特別的,是屬於蕨類植物,生長方式可為凌亂,不像園藝植物的大木賊般井然有序。

P1196190.JPG

木賊只要掰斷葉子,就能直接種在土裹。

P1196198.JPG

這就是木賊的孢子囊。

P1196200.JPG

P1196208.JPG

  鄰近的水田裹長了一片鹿角苔( Riccia fluitans ),這個形態偏向是陸上形態,他中文學名叫叉錢蘚,不過水族人還是會叫鹿角苔為主。

P1196212.JPG

P1196214.JPG

筊白筍田梗上的半邊蓮( Lobelia chinensis ) 。

P1196218.JPG

P1196227.JPG

一整排枯乾的筊白筍殘枝,印像中好幾次經過水田,都會看見農夫點燃枯枝,燒掉筊白筍的枯葉。

P1196229.JPG

P1196231.JPG

田裹還有不少圓葉節節菜( Rotala rotundifolia ) 

P1196241.JPG

P1196250.JPG

P1196257.JPG

走了一陣子又見半邊蓮。

P1196279.JPG

P1196319.JPG

P1196322.JPG

路過別人花園時看到的櫻花,這區的櫻花多到到處也是啊。

P1196338.JPG

P1196339.JPG

  在賞櫻一會後,就被農家養的狗發現了,我很討厭那種農家養狗又沒綁好,每次看見路人就發瘋追出來,有些主人叫道會停下來,有些完全不受控制,都要進備戰狀態,以免被咬,真是煩死了,幹!但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發現台灣已經修法了,只要飼養的狗隻沒繫好,會追路人的都會被罰款,真是天大喜訊!已經超懶得跟無腦毛寶在筆戰了,跟他們講些有的沒的,超沒意義,在他們眼中有毛就是皇道,唉。

P1196343.JPG

  走到田邊的水溝,水溝裹隱約看見數隻錦鯉在暢游,感覺就是農夫放養的,水表上還浮著不少的絲葉狸藻( Utricularia gibba ) 。絲葉狸藻這東西可算是不少草友的惡夢,他比藻類更恐怖,有時候隨著別人的水草進來,一旦前景水草或莫絲被他纏上後,要清除可為艱難任務,不論是雙氧水或茂二醛都無法把他置於死地,當濃度到達能殺死他的同時,水草也一同陪葬了,唯一清除方法就是用小鉗子慢慢的把他夾出來,但夾的時候又不能夾斷,不然斷莖又會浴火重生,大多數玩家到了最後還是逃不了把草丟掉,翻缸重來的命運。

P1196352.JPG

  不過我後來可是發現了一件事情,大約我在三月左右,設計了一個參考夢湖棲地環境的生態造景,魚缸的動植物都使用那裹有的物種,像是蓋斑鬥魚、粗糙沼蝦、圓葉節節菜、黃花狸藻及絲葉狸藻,當我很努力繁殖絲葉狸藻和跟友人拿黃花狸藻,放在缸子裹飄浮,但不出數天總是消失得無影無蹤,這時候我才驚覺原來粗糙沼蝦吃狸藻能力驚人,而同缸的圓葉節節菜似乎沒被摧殘,看來粗糙沼蝦就是絲葉狸藻的天敵,之後有機會我再在草缸裹試驗,但問題在於粗糙沼蝦能不能忍受草缸這種高CO2環境?

P1196356.JPG

P1196365.JPG

P1196377.JPG

不過別看狸藻這樣,他其實在自然環境裹貢獻良多。

P1196387.JPG

  最後的行程就回到那些需要補拍照片的點,之前的筊白荀田裹除了水蘊草外,其實還是溝繁縷( Elatine triandra )和輪藻。

P1196398.JPG

  當我在拍這裹的水生植物時,農夫大叔也在旁邊切筊白筍的莖部,也是用台語來問我來這裹抓東西嗎?我今年學會聽和講一點點台語,就用指著眼前的輪藻,用台語答他:來誇水草爾爾。他繼續切他的筊白筍,我繼續拍我的水草。

P1196404.JPG

P1196425.JPG

  這種輪藻跟平常看見的不太一樣,不懂該怎樣形容,大約是葉子比較大和密集一點?反正我也要收集就是了~今年自從家裹魚缸變多後,能收集一點奇奇怪怪的水生植物,我還曾經給我房間改名為麒麟怪生物收藏室,其實這個名稱還滿故意的,因為麒麟怪粵語的諧音就是奇怪再加髒話,而麒麟在中國神話故事中,性情溫和,不傷人畜,不踐踏昆蟲花草,也希望麒麟能守護這個房間的生靈,就是這個原因就改了這個奇怪的名字了。

P1196421.JPG

田梗上還有圓葉節節菜( Rotala rotundifolia ),但上次來的時候已經快天黑了,就沒留意到。

P1196455.JPG

P1196464.JPG

  回程時我選擇了走一條偏僻小徑,在芭蕉林間與水泥路中穿插,旁邊看似荒廢的田卻是長了一些沒看過的植物,我不曉得這是水生植物還是陸上植物了,翻圖鑑也找不到。

P1196484.JPG

P1196494.JPG

  今年小因為天氣晴郎,所以有時候就捲起褲管,免得褲子沾上太多泥巴,也因如此小腿被雜草割得傷痕重重,有點傷口重複受傷還沒結疤,再過明天就不用受這種苦了,在水田的雜草間走動時,發現田旁還有一些瘤果簀藻( Blyxa auberti ) 的族群,

P1196497.JPG

還有正開白花的擬紫蘇草( Limnophila aromaticoides ) 

P1196516.JPG

P1196537.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