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紋米蝦( Caridina trifasciata )特別之處在於其淡橘色的甲殼和其斑紋,但對於網路上所說,是不是因其被大量採集作為觀賞蝦販賣,我倒是有質疑的,因為我未曾看見香港的金魚街或是台灣的水族館有販售此種米蝦,但我希望香港也能像台灣般,在民間裹也有人繁殖和採集野外淡水魚來保種,萬一野外環境被破壞時,亦不至於直接滅種,但香港似乎未有官方或民間組織進行保育,非常可惜,雖然我也說過希望有一天,能建立一個像是淡水動植物的保種中心或博物館,讓人大眾認識牠們,但似乎也是遙不可及的夢想。

P1246997.JPG

P1247000.JPG

P1247004.JPG

即使有斑紋可以對照是何種沼蝦,但我還是沒頭緒。

P1247010.JPG

P1247013.JPG

P1247020.JPG

  寬苞毛氈苔( Drosera spathulata ),我在思考為什麼香港的山澗都到處能看見食蟲植物的蹤影,是因為香港的山澗水源含有的礦物質、氮非常低嗎?我自己用TDS筆測試過幾條山澗,數值都非常低,在2x-4x範圍內,pH值弱酸、GH、KH值都2-4左右。而有機會我也應該要測測看台灣溪流的水質看看數值如何了。

P1247038.JPG

黑爆的個體

P1247045.JPG

P1247048.JPG

P1247057.JPG

終於到了水質比較清晰的小水潭裹,可以好好的拍三紋米蝦

P1247070.JPG

P1247079.JPG

P1247086.JPG

P1247094.JPG

藻華中的三紋米蝦,仔細看,有些個體眼晴的顏色偏紅。

P1247113.JPG

P1247116.JPG

P1247122.JPG

P1247125.JPG

P1247127.JPG

這裹的廣東米蝦的斑紋非常的淡和不明顯。

P1247129.JPG

P1247130.JPG

一連串用微距拍攝系列

P1247145.JPG

P1247148.JPG

P1247154.JPG

P1247164.JPG

P1247171.JPG

在這個小水潭裹拍照的過程,一直被這隻超雞掰的沼蝦鉗我的手指。

P1247176.JPG

P1247182.JPG

一片沉水葉枯乾的越南穀精草( Eriocaulon tonkinense )

P1247185.JPG

  轉變成挺水葉繼續生存下去,而我覺得粗糙細長的葉子,很像莎草科下的植物,要不是有長出穀精科的花梗,我應該會沿莎草科的方向去查學名吧......

P1247190.JPG

P1247196.JPG

P1247202.JPG

P1247215.JPG

P1247241.JPG

整篇覺得拍得最好的照片,今年夏天再來這裹補拍一次。

P1247245.JPG

P1247246.JPG

P1247249.JPG

三紋米蝦的危險出現了,一隻溪吻鰕虎( Rhinogobius duospilus )正在凝視眼前的獵物。

P1247250.JPG

P1247252.JPG

  這隻溪吻鰕虎和三紋米蝦在我眼前上演一場讓人動魄驚心的捕獵和閃避的戲,但溪吻鰕虎身手還不夠靈敏,總讓三紋米蝦一次又一次的離死神而去。

P1247258.JPG

最後還是安全的活下來了。

P1247261.JPG

P1247263.JPG

P1247279.JPG

P1247282.JPG

P1247289.JPG

P1247311.JPG

P1247319.JPG

  上攀時,真的覺得太久沒用和訓練肌群了,雖然前幾天攀岩和垂降強度沒以前兇啊,但還是酸痛了兩天,體能和耐力真的有點下降了。

P1247330.JPG

沿途還是有很多的寬苞毛顫苔。

P1247361.JPG

  我一直上溯到下午五點多時,開始發現路很不對勁,都是長滿樹和竹,雖然距離撒退點只剩0.8-1.2公里,但gps位置偏離航道,在沒開山刀來開路的情況下及假設趕不及6點就到撒退點的話,我還是要沿途順溪回去!因為上面有一個設定晚上開啟防野豬的電網,電壓好像是5000伏特,而且考慮到是以前操炮區,我覺得還是不要冒這個險,選擇比較安全的方式,回頭走吧。

燈芯草旁邊還找到短梗狸藻( Utricularia caerulea ),也是滿幸運的,第兩次也同樣在燈芯草附近找到。

P1247368.JPG

P1247370.JPG

影片:

後記:

  香港的四種陸封型米蝦我都成功拍攝記錄過了,我想下一個要挑戰的目標就是洄游性米蝦和魚類,但這一切都暑假回香港再說,而今年寒假下一個目標,我想是拍香港瘰螈吧!後來台灣友人受委託要採集三紋米蝦做些學術性的研究,而因為家裹出了點小意外,所以都沒空陪同,只好幫他們標記地點,而後來聽他們所述,要的米蝦都採集到了,但回程時因為潮漲,海水倒灌,把紅樹都淹沒了,搞得非常狼狽。哈,倖好我那天沒遇到這種狀況,而他們用實驗等級的試劑和pH筆測試下,發現水質非常的軟GH、KH約2-4,tds約2x左右,他們無法想像到三紋米蝦在這種環境下,殼的鈣質從何而來?我想大約是樹木的果實而來吧,香港的山澗大部份的水質都很軟,但米蝦還是活得好好的。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