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回到台灣只剩下四天的時間,也是我短期內還能到香港跑野外的空閒時間,雖然去年暑假有拍攝香港迴游性物種的計劃,但是最終還是被工作纏身,無法記錄,現在冬天太冷我欠乏下水的意慾,那新年要重啟的計劃只剩下找盾葉毛氈苔與長葉毛氈苔。

  盾葉毛顫苔與長葉長氈苔,前者我已經花了大約兩天去找一位前輩提供的棲地,但似乎經歷時間演變和人為的介入後,已經滅了,另一個棲地,只剩高難度山峰的上僅活的族群了,但前天和昨天都耗掉太多體力,今天腿開始酸了,也累到睡過頭,時間與體力都不容許我在夕陽下山前完成路程,只好回到1.5年前,開啟跑野外生涯旅程的地點,拍攝那邊溪流的生物與外來種狸藻。

  那年暑假,是我剛開始跑野外的時候,體重超過一百公斤,嚴重痴肥的我體力沒有很好,更不要說肺活量超弱和肌肉耐力撐不到多久了,但因為台灣友人要來香港找米蝦,順度帶剛從高海大學士畢業,再升讀碩士生的鰍魚大師,指名叫我當導覽三天,就開始這三天跑野外的旅程。

  第一天剛下機去傳說中香港最蛇龍混雜的重慶大廈放下行李後,在雨中去山上找鋸緣米蝦,而靠某友人的情報,知道那邊還有小白兔狸藻,也順度安排去一下吧。然後今天就是再走這條路,1.5年前我用那台SONY的Z5P記錄,今天我已經有一台野外攝影專用的TG4了,也經歷無數大自然無情的考驗,金屬紅的機體,已經出現歲月的傷痕了。

  溪澗上的提燈蘚科mniaceae苔蘚,香港看見的提燈苔科苔蘚,大多數體型都非常嬌小,比台灣所看見的小一號,不過我想也沒多少知道他就是觀賞水族裹的蝴蝶莫絲了。

P2187931.JPG

P2187934.JPG

  當時友人來香港的目的是找鋸緣米蝦,他的朋友說這裹範圍有鋸緣米蝦的分佈,那天我們就在雨中來到這裹,但當時他們用撈網撈上來,看了一眼說似乎不是,就繼續沿路尋找其他的溪澗的分支和找外來種狸藻了,但我後來再想,但明明紋理也不是廣東米蝦啊?那麼,我們當天撈到的到底是什麼?這個問題一直都困擾著我,直到我今天再用TG4拍照時......才發現明明就是鋸緣米蝦( Caridina serrata )啊,大約是我們都瞎了......

P2187944.JPG

P2187945.JPG

P2187959.JPG

P2187970.JPG

P2187982.JPG

  因為我沒有打算整個人下水,懶得換全身式防寒衣了,僅脫掉上半身的衣服就趴在冰冷的水裹拍照,也因為那邊還算是很暴露在山徑旁邊的位置,因此吸引無數路過的山客往我這邊看......在專注拍照的時候,聽到不少童語童言的小屁孩大叫:那個人是不是死了?我在內心暗罵:靠北喔......新年講這麼不吉利的話......後過一位登山的OBS看見我的時候,大驚的往我大喊:你沒事嗎?然後我一手握著TG4,另一手舉出水上揮手示意我人還是活著的,請她不用擔心,囧。

P2187987.JPG

P2187989.JPG

P2187992.JPG

P2187993.JPG

以前的文章有介紹過鋸緣米蝦,現在也沒什麼跟牠有關的小故事分享,就不敘述甚多了~

P2187998.JPG

P2188000.JPG

P2188002.JPG

P2188007.JPG

P2188012.JPG

太冷了,拍到這裹就算,趕快擦乾身體穿回衣服,沿著溪澗往上走,再接回登山徑吧

P2188018.JPG

沿途的景色,鋸緣米蝦也是生活在這種落葉豐富的溪澗中。

P2188039.JPG

P2188083.JPG

親水性高的苔蘚,不曉得是 Taxiphyllum鱗葉蘚屬還是 Vesicularia明葉蘚屬。

P2188085.JPG

P2188090.JPG

P2188093.JPG

P2188098.JPG

  原本計劃繼續往山上走,到六點入黑時,可以看看香港的夜景,但想到假如明天要去拍盾葉毛,我還是得留點體力,明或後天再去攻頂,只要找到盾葉毛就回頭走,我才不要繼續耗體力去其他路程,那只好放棄往山上攻,改回頭往回家的路上,順道去拍個小白兔狸藻好了。

濕滑的山壁上長了一片菲律賓穀精草( Eriocaulon truncatum )。

P2188110.JPG

P2188113.JPG

還有紅噹噹的寬苞毛氈苔( Drosera spathulata )

P2188122.JPG

和兩裂狸藻( Utricularia bifida ),香港野外山澗好朋友系列都出現在這裹~

P2188134.JPG

還有外來種狸藻-小白兔狸藻( Utricularia sandersonii  ) 

P2188141.JPG

  小白兔狸藻這個我與朋友爭議了很久,我自己的看法是:一定是外來種植物,因為香港園藝就有引入,而且小白兔狸藻原生環境分佈也差很遠了,除了人為放養外,我無法相信能靠候鳥之類的原因而來到香港。而後來,我也是有在網絡上查到,某幾位大神級的食蟲植物界老鼠屎,在香港野外有放養行為,讓我相信小白兔狸藻的逸出,也是他們其中之一幹出來而相對兩年前,這邊的族群變得更大更多,在欠缺天敵控制下,兩裂狸藻也是在這片棲地競爭戰中,註定會輸的一方,可見小白兔還是強勢的入侵種。

P2188149.JPG

P2188155.JPG

  相對兩年前,這邊的族群變得更龐大,在欠缺天敵控制下,兩裂狸藻也是在這片棲地競爭戰中,註定會輸的一方,可見小白兔狸藻還是有一定的入侵性。

P2188163.JPG

  小白兔狸藻是南非的特有種狸藻,主要生長於潮濕的岩面,而因為他的花外型長得很像兔子,因為被引入為園藝植物在食蟲植物界中販售,而其可愛的外型吸引了不少玩家種植,成為食蟲植物界中狸藻的入門種和大熱品種。

P2188167.JPG

  一整片葉子,如果把他挖掉應該能在網路上賣個好價錢,其實我覺得在香港郊野採集外來種真的沒關係,因為外來種很多都會影響原生態,像是這裹的兩裂狸藻的棲地,就被小白兔狸藻佔據了,但唯獨慶倖是目前還沒在其他地方發現小白兔狸藻的蹤影,只有在這裹看過一次。

P2188173.JPG

P2188183.JPG

  而說到園藝種的狸藻,香港比較常見的狸藻就是園藝種的利維達狸藻( Utricularia livida )及觀賞水族裹禾葉狸藻( Utricularia graminifolia ),而這兩種已經在台灣野外被放養了,在北部的山區瘋狂的擴散,如果這兩種狸藻在香港這種郊外很適合食蟲植物生長的環境下,被人為放養,我相信會構成香港的生態災難了......只希望不會再有老鼠屎亂來。

P2188190.JPG

P2188193.JPG

P2188196.JPG

P2188198.JPG

P2188204.JPG

P2188208.JPG

  以前兩裂狸藻比較多,但現在已經淪為小白兔狸藻的天下了,而小白兔狸藻在台灣又有沒有逸出的可能?我覺得其實香港和台灣野外的環境都有點像,所以如果有人刻意放養的話,能成功生存的機會也很大......

P2188214.JPG

P2188216.JPG

P2188217.JPG

P2188219.JPG

P2188224.JPG

P2188226.JPG

一整片的小白兔花海......

P2188229.JPG

另外一提,小白兔這種在清除時也算滿麻煩的,有小刀之類的工具沿著岩石間挖起,或許會比較好清。

P2188232.JPG

P2188239.JPG

P2188242.JPG

P2188243.JPG

  當我在旁邊很專注的拍照時,同樣吸引路人的目光,有人說這個是蘭花......我就懶得回答了,因為太多資料流出時,對原生物種像寬苞毛顫苔或是兩裂狸藻也不是好事。

P2188246.JPG

P2188255.JPG

P2188259.JPG

P2188261.JPG

P2188265.JPG

最後也拍一下常被路人遺忘的寬苞毛顫苔們。

P2188266.JPG

P2188270.JPG

P2188272.JPG

遠距離來看,芒萁和過山龍之中還是有不少的寬苞毛顫苔。

P2188273.JPG

回家路途中,看見一個比較大型的瀑布也進去找找看,也是只有鋸緣米蝦。

P2188276.JPG

P2188314.JPG

P2188297.JPG

冬季枯水期,水流不大,也是緩緩的流下來。

P2188334.JPG

  大水塘,裹面有兩大叢水王孫( Hydrilla verticillata ),草下應該也躲藏了不少的生物,可惜我沒打算要下去,拍完就繼續趕上回家的道路。

P2188350.JPG

後記:

  在整個路途上,我都在思考著棲地被問地點的事情,我決意之後一定會寫篇部落格的文章回應我對棲地地點保密的看法,我一定會問:請問那些所謂的"秘境"、"仙境"地點外流出外後,那個地方有得到更多人的關愛和保護嗎?還是只淪陷為網美拍照打卡被消費及破壞的地方?重點是,其實一個地點美不美,差別在於,你懂不懂得用不同的角度去欣賞它吧,今天扎記就到這邊吧。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