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也是過勞日~各種沒睡飽設完鬧鐘又繼續昏睡下去的日子,這狀況我想最少要持續2個月左右吧,最近真的太多事情處理不完。今天起床以至把行李收好,已經是十一點多的事情,只能選擇跑比較近的地方,於是我決定把某區還沒完成的地方,都趕快拼湊起來,坐公車的過程時,覺得基隆的司機真的討厭到爆,超愛突然急剎或是飊車,基隆真的是鬼地方無誤......無故急剎,害我撞到妹子,好幾個OBS摔倒,媽的!扯到爆,超想打去客訴。

  今天依舊在喜愛的老店吃完一碗焢肉飯與煙燻花枝後,就往剩餘的區域走。氣節已經回復到春天的氣分,白天時間又開始變多,意味踏我能走的路也能更遠。在前往濕地的路上,我終於找到一個池塘能給我拍美國螫蝦,但差在我決定要不要戴面鏡和呼吸管下去拍,說實在的我滿想用影片記錄野外的淡水動植物,加減寫一些外來種入侵對原生種的影響,讓除了華人地區外的國家,也能看見台灣的野生動植物面臨的危機和台灣原生種的漂亮。

  今天先遇到一大片的溝繁縷( Elatine triandra ),水被清風吹拂加上萬里晴空的天氣,水裹閃影著水波,也是一個拍攝水中照片和影片的好時機呢~

P3100470.JPG

下水盲拍時,水也非常清晰,混濁度不高的水田拍起來的畫面就很好看了~

P3100481.JPG

沾上塵粉的溝繁縷

P3100483.JPG

長出浮水葉的水馬齒( Callitriche verna ),可惜田土也被我踏過,泛起不少粉塵。

P3100489.JPG

一整片的水馬齒海~如果這些水馬齒都換成水車前的話,就好了,最少能讓我興奮到模糊~

P3100492.JPG

被蚜牙感染的慈菇( Sagittaria trifolia ),這種狀況我也是第一次在水田裹看見耶......

P3100496.JPG

P3100502.JPG

筊白荀與日本滿江紅( Azolla japonica )。

P3100509.JPG

還混雜了一點青萍( Lemna aequinoctialis )~

P3100514.JPG

P3100522.JPG

沿著田梗上走,田中央還有圓葉節節菜( Rotala rotundifolia

P3100523.JPG

來個芋田與圓葉節節菜的組合~可惜有背光,所以圓葉節節菜的陰影部太多了。

P3100537.JPG

P3100549.JPG

  北海岸好天氣的時候,水田裹的作物與水生植物怎樣拍都美,活在基隆與北海岸兩年來說,今年的好天氣真是特別多啊!

P3100555.JPG

P3100564.JPG

  沿著田梗走了很久,田梗上都是台灣天胡荽,其實這植物我已經開始懶得去拍他了,跟水馬齒一樣,真的多得有點像雜草......而且廣義水生植物原本就不算在我的目標物內,所以除了要弄私人的標本庫外,我放棄再拍攝記錄,專注精神在找其他水生植物就好。

  在眼前一整片的禾本科雜草裹,我看見一個熟識的身影-水紅骨蛇( Polygonum dichotomum ),而我最近得出一個結論是:在禾本科草叢裹,我相信唯一能找到的就只有蓼科Polygonaceae的植物,只是差在能不能沉水,但幸好找到的都是能沉水的水紅骨蛇!

P3100570.JPG

P3100574.JPG

P3100576.JPG

或許最近好天氣的日子比較多,水紅骨蛇被太陽曬個橘黃,很好看呢。

P3100587.JPG

  族群數量還不少,每棵都很壯,水紅骨蛇在水草造景上真的很少看見有人應用,即使是荷蘭式造景也好,我也未曾看見過水紅骨蛇的出現,但他在水中的表現也算是可圈可點,在光照足夠的狀況下,色澤呈現橘黃或是紅色,也是很好看的蓼屬水生植物之一。

P3100601.JPG

逆光打下來,整棵植物就變橘了,非常漂亮。

P3100617.JPG

P3100625.JPG

P3100632.JPG

  眼晴比較利的朋友或許能在這片禾本科的草原裹看見水紅骨蛇的身影吧,這兩年裹我看見許多蓼科植物都存活在禾本科草叢裹,或許這說明蓼科比較能存活在禾本科草叢裹,可以加減與禾本科的競爭,但到最後很大可能還是被趕盡殺絕或是演替了。

P3100644.JPG

  長在某種植物的枯枝上,我對這種植物的枯枝又愛又恨,有時候走在田梗上會被它割到或是勾到包包,但有時候深陷泥沼時,如果附近有這種枯枝時,可以拔下來,放到下一步要踏的地方,能讓自己陷得沒那麼深,能比較輕鬆脫離泥巴的吸啜。但請問有大神知道這是何種植物嗎?

P3100666.JPG

  生與死的對比,某些動植物死後,便成為某些動植物的資源與生長環境,這就是自然的循環,也讓這系列的照片具有特色。

P3100676.JPG

P3100687.JPG

還是一片粉綠狐尾藻( Myriophyllum aquaticum )啊!話說這種外來入侵種我已經在這裹拔不少了。

P3100648.JPG

被稱為聖光的天氣現象。

P3100707.JPG

  除了水紅骨蛇外,我還找到盤腺蓼( Polygonum micranthum ),這是我在這區唯一 一次記錄到盤腺蓼的出現,我覺得有些地方我還沒很認真仔細的找,所以這區的水生植物記錄部分,我想我還是會重新再走一遍,真的逐個水田都下去找找看,把其他沒找到的植物都全翻出來再說。可惜我在這邊浪費的時間有點多,我想說這裹附近就是候鳥的棲地,應該會更多水生植物吧?就忘了拍盤腺蓼離開,直至離開這區前,我才想起這件事,又花了一段時間去尋找這水田裹萬中無一的盤腺蓼。

P3100711.JPG

P3100728.JPG

如果要跟三芝的盤腺蓼相比,我想這區的特色就是頂穗比較短吧?

P3100712.JPG

  當我走到去那個心型濕地時,我看完就覺得這東西真的是很蠢,棲地就該有棲地的模樣啊,刻意改動弄個心型,再種一些落葉松在這裹是???也聽說計劃主持人也是之前弄八煙的所謂"濕地專家"。一個好好的棲地就這樣毀了,真的覺得民間的"專家"不要再亂搞好嗎?真的是越想越氣。

P3100730.JPG

  到下午四點多,還是有一小段路還要探索完到五點多才能回家呢,這次又在禾本科草叢裹找到不少水紅骨蛇。

P3100731.JPG

  還有三白草( Saururus chinensis ),這可是我第一次看見野生的三白草,透過他那寬大的葉子辨認而出,三白草他的特色是開花期的時候,頂部的新葉也會隨花變白,也是非常好看的挺水生植物!

P3100734.JPG

就這樣看的話,的確是平平無奇,只會覺得他是雜草而已,但到花季才是他魅力釋放的時機。

P3100735.JPG

P3100738.JPG

  在黃昏入黑時,終於遇到老朋友-水莧菜屬Ammannia 。續去年後,我已經很久沒在水田裹看見過水莧菜了,這如沒辨錯種的話,應該是耳葉水莧菜( Ammannia auriculata ),沒記錯之前水族市場裹的偽朝燒,就是他,但明明耳葉水莧菜與朝燒差很多,怎會一堆人辨錯種呢......

P3100739.JPG

P3100740.JPG

  而水莧菜也是雜草級的水生植物,但是在沉水株葉子的色澤表現其實都很好看,除了比較大顆,所以不太常見有人應用在水草造景中,真是可惜。

P3100746.JPG

花的細節。

P3100750.JPG

P3100760.JPG

P3100763.JPG

P3100788.JPG

P3100792.JPG

後記:

  這區的水生植物調查,我估計很大可能要砍掉重練,也聽在地友人說,這區的房地產發展越來越頻密,很多農田已經被販售,拿去改建房子,但大部分房子都賣不出去。而我之前口袋裹一個無果石龍尾( Limnophila sp. )的棲地,也是因為農地改建房子而消失,這片水生植物的樂土還能維持多久呢?這個我不曉得了,唉。

影片: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