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今天與友人相約,我精心計劃了一個操到爆的行程,早上先去溪流,下午再去找外來種狸藻,但天有不測之風雲,連續一個禮拜的晴天,今天還是被終結了,回到那種天剎的雨巷鳥天氣,友人提醒我看看天色,我打開陽台的窗口,看到空氣的烏雲和端急的海浪,就知不對勁,如果突然來個暴雨,在溪流裹應該逃不及,只好放棄去溪流,乾脆上山好了。

  早兩天去拍了圓葉狸藻( Utricularia striatula )的花,我大膽的推測之前長期追蹤的外來種狸藻花季也來臨了吧?這裹我連續追蹤已經一年多了,傳聞這裹的外來種狸藻至少有3-4種,但當中有2-3種兩棲性的狸藻葉型非常相似,如果非專業的狸藻收藏家,光靠葉子根本無法分辨是何種,所以記錄花的部分對我鑑定來說可為重要了,可惜我一直以來都沒有遇到開花,今天就再去碰碰運氣吧。

  這邊的山路從前年五月至去年九月,野狗多到猖狂,我已經好幾次被追和差點被攻擊的經驗,因此這邊山區,沒事沒幹我才不會上去,但友人對被野狗追很有興趣,就順道帶他去體驗一下被十多隻野狗包抄的感覺。

  上山後公路旁邊的小水溝就長滿了一整的狸藻,我找的資料所說這邊有禾葉狸藻( Utricularia graminifolia )與網紋狸藻( Utricularia reticulate ),較近期的資料都證實這裹的並不是網紋狸藻,而是史氏狸藻( Utricularia smithiana ),因為台灣出現的「網紋狸藻」花色跟某結構與標本模式的有差異,而判辨為誤認。而禾葉狸藻在水中即使光照再強,也無法轉紅,相信眼前的就是史氏狸藻,這樣的話,觀賞水族小部分流通的,也可能是史氏狸藻。

P4062378.JPG

P4062418.JPG

  因為有下雨的關係,小水溝水位微微上漲,好讓我能用TG4窺探這裹的水底世界,溪石上附著不少片葉蘚屬Riccardia 的苔蘚

P4062383.JPG

片葉蘚屬Riccardia 生長層次分明,也能沉水生活,因而引入觀賞水族裹種植。

P4062387.JPG

P4062388.JPG

這種環境中還能發現不少的米蝦,像凱達格蘭新米蝦( Neocaridina ketagalan )

P4062392.JPG

盲拍的效果似乎也不錯

P4062401.JPG

P4062402.JPG

史氏狸藻我個人認為他葉子顏色的變化,值得種種看,只是沒什麼人能拿到種源。

P4062403.JPG

P4062405.JPG

P4062406.JPG

P4062414.JPG

走到比較深的溝渠裹,就能看見不少的輪藻屬Chara 的水草。

P4062420.JPG

怎麼拍都很糊,這裹水質還是有一定的混濁度,這就可惜了。

P4062423.JPG

P4062425.JPG

  山區雨勢還滿大的,今天又穿著雨衣體驗那種又濕又黏的體感,似乎這幾週的晴天和氣溫回暖,讓狸藻開了不少花,終於能鑑定品種,實屬史氏狸藻( Utricularia smithiana )

P4062497.JPG

P4062510.JPG

P4062515.JPG

  俯視角度是這樣,史氏狸藻與網紋狸藻他們的葉都長得非常相似,但我覺得最好辨的部分就是顏色,前者呈現粉紫羅蘭,後者則是藍或紫藍色。

P4062557.JPG

P4062578.JPG

P4062586.JPG

P4062609.JPG

  狸藻、小穀精與小毛氈苔最喜歡這種典型的濕坡地,最近與友人臨時環島一圈時,當他問我要不要去看菲律賓小穀精的時候,我回道說:菲律賓穀精我在香港就看到飽了,幹嘛要去看這種香港到處都是的雜草?還是把時間省下,直接去看環帶黃瓜鰕虎好了,並問道為什麼台灣的穀精草與食蟲植物都不好找,他說:因為台灣的地質年齡很年輕,經常發生土石流或是落石的狀況,這樣一下子就把他們蓋著了。難怪這些植物在台灣都不好找......

P4062610.JPG

  在香港到處都是的雜草-菲律賓穀精草( Eriocaulon truncatum ),旁邊還是綠色型的圓葉節節菜( Rotala rotundifolia )。

P4062626.JPG

P4062628.JPG

山壁上的小毛氈苔( Drosera spathulata )

P4062633.JPG

P4062637.JPG

都有抽出花苞

P4062640.JPG

P4062642.JPG

P4062650.JPG

P4062651.JPG

史氏狸藻的花間距比較高,無法拍到一整片花海。

P4062671.JPG

唯一一處顏色不同的。

P4062708.JPG

P4062727.JPG

P4062730.JPG

  利維達狸藻( Utricularia livida )也開了一整片的花海,可惜原生種的兩裂狸藻( Utricularia bifida )生存空間就被壓榨,群落慢慢在這個棲地裹消失。

P4062764.JPG

P4062766.JPG

群落的花,狸藻收藏家最喜歡看到的一幕。

P4062780.JPG

P4062797.JPG

P4062812.JPG

一整片的花海看起來就很壯觀。

P4062817.JPG

  最後採完樣本,去體驗被野狗追,但似乎流狼狗群有被捉狗隊捕捉過,野狗群都不見了,真是可惜。準備離開前發現我又把撈網又弄丟了,但只好回頭去找,倖好最後還是有在路邊撿到,但害兩位朋友又要在冷風下走了一段路,這幾個月完全不曉得搞什麼,每次跑野外不是弄丟樣本,就是把工具弄丟......

  而流浪的動物逸出野外對原生物種生存空間壓榨、人狗爭鬥,險象環生、人畜或被攻擊而患狂犬病議題,嘴完又嘴,但還是有很多白痴去喂野狗或喊著愛動物的口號,但事實只愛有毛的動物,這些議題已經講到口水也乾,也早已經有心無力了。

    全站熱搜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