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回程的時候,友人看見地上的植物好像有穀精,只好叫大哥倒車回穀精地上,但我內心的想法是:這種環境哪有可能會有穀精?而且在我認知中,穀精草大多數也長多水流旁邊的濕潤環境或是巴拉草草叢裹。但當下車後,在這片二氧化矽的乾土,居然長了一大片的穀精,眼簾裹就看見一片白色天線海啊!這次旅程所見所聞,真的顛覆了我很多對植物的棲地刻板印象呢。因為表面乾土的穀精,狀況都沒很好看,所以就去拍表土還是略濕的穀精囉~

P8222371.JPG

  別問我這是何種穀精草,囧,光是辨認台灣與香港的穀精,已經讓我非常頭痛,我現在也只能很快速辨出4-5種的穀精,更何況我沒有馬來西亞相關的水生植物圖鑑。

P8222372.JPG

P8222373.JPG

  如果微微挖開表土的話,裹面的土還是濕的,但我開始疑惑那麼剛剛的豬籠草又是怎樣活下來的?我剛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問題,也想我很想挖那邊的土看看裹面也是不是保持濕潤的狀態。

P8222374.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往沿海地區的平原,那邊的地質有點像是二氧化矽所組成的細砂,烈日當空、沒有河流和荗盛的樹蔭環境下,表土乾燥無比,但意外的是:豬籠草就在這種環境之下頑強的生存著,大約是生命總有自己的出路吧?滿地的豬籠草讓我興奮無比,真的很羨慕馬來西亞有這些豬籠草的棲地,能在有生之年到訪這棲地,真的不枉此生。

友人說這個也是水生植物,但我忘記當時他跟我說,這植物是什麼名字了。

P8222052.JPG

P8222053.JPG

葉子的部份似乎都枯乾了,只有花的近照

P8222056.JPG

  準備進入這個平原,大哥說平原這種地型真的都要跟貼,因為在山裹還比較能有方向感,知道自己往高處還是低處走,而在平原環境人會比較沒方向感,如果脫隊的話更容易找不到人,所以如果沒看見人的話,一定要大叫同伴的名字,靠他們回應的聲音來判辨雙方位置。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天的早上,因為大哥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忙,要待中午的時候,才能開車帶我們去一個非常多辣椒榕的點,那早上一如以往在附近的餐廳吃了一碗哥羅麵和三色奶茶,這兩樣食物好像慢慢變成一種習慣,一種信仰。就像我的生活,我都會習慣某一段時間,都只光顧那家餐廳,點著同樣的餐點,到老板或是老板娘開始對我有印象,每當看見我的時候,會親切問道:老樣子吼? 這大約是我不想去思考、不想去煩惱、不想去選擇到底今天早午餐要吃什麼?生活已經太多事情讓我煩惱了,我不希望在食這種生理需求上,也要煩惱,只好都吃同一間和吃同樣的東西了。

  吃完早餐就回去把裝備都拾好,往後山的石灰岩山走,馬來西亞是石灰岩地質很發達的國家,石灰岩更為馬來西亞造就了不少石林奇觀和幽閉的洞穴,但相對的CaCo3的成份讓它們更容易受酸雨化學侵蝕影響,令岩石非常的尖銳,鋒利,假如不幸滑倒,肯定會被割損。穿越草叢,走過河道上的平衡木,走這樹幹時,我滿怕不小心腳滑了就直摔或直插在河裹,雖然我的衣服都是快乾的,但全身濕透的感覺,一點也不好受。

  這種石灰岩山,都沒有明顯的路線,走的固然不是山的橫線,更不是步道,而是用攀爬的方式從縱線攀登到頂峰,走完平衡木就開始要攀登了,這麼早就來些刺激的,整個腦袋也頓時變得清醒,也穿戴好防滑手套,開始攀了。攀爬的時候那個地質我覺得沒有到非常穩定的狀態,偶然踏在一些石灰岩時,會感覺到腳底的石塊在滑動,或是攀上另一塊石灰岩時,原本踏著的那一塊,剎時往山坡下掉,再聽到沉重的兵砰聲。

  當我看到這個芋類的植物時,我覺得好特別喔,然後就把他拍起來,但友人說:拍這個幹嘛,這個都雜草啊。後來我九月再回台灣逛建國花市時,才知道是什麼回事......嗯......真的是雜草......

P8211660.JPG

P8211662.JPG

  開始有看到一些長在石灰岩上的秋海棠( Begonia sp. ),這株色澤沒很漂亮,體型比較細小,但種在我房間裹的話,我覺得可以接受啦~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離開黑水碼頭後,繼續開車~經過的地形都有點像沼澤的環境,好像說要找紫蝶( Barclaya motleyi ),紫蝶這水草,種植中高難度或比較經驗的玩家,才知道這是什麼,他某程度是一個惡魔級的水草,聽說在水中都不好種植,因為種植不久就會溶光光,這種高難度的水草,我相信香港販賣水草的店家,不論是價錢還是進缸不久就溶光光的問題,都不會引入販售。

  對於這種,種植不久就因為水質問題溶光光的水草,我覺得還是留在原生地吧......能親眼看見野外的族群已經算不錯了,後來似乎發現,用直接用黑土或泥碳土來種水上,能還讓他活著一段時間,但結果我們沒有找到紫蝶這水生植物,似找到一些睡蓮和茨藻,這應該是茨藻沒錯吧?因為我沒穿溪鞋的緣故,就只能遠距離拍攝,沒法好好分辨到底是什麼。

P8201393.JPG

草地上還長了數株豬籠草......馬來西亞的豬籠草真的有點多得,隨處可見的樣子......

P8201397.JPG

P8201398.JPG

  這到底是什麼品種?是最普通的奇異豬籠草( Nepenthes mirabilis )嗎?對於剛入門豬籠草世界的我,我真的無法去分辨太多品種,囧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繼困在辦公室三十五天後,終於重返野外生涯,呼吸著新鮮的空氣,用各種感官細聽大自然的耳語,我真的很掛念待在野外的日子,能夠遠離繁亂的都市生活,享受那讓人精神安寧的環境。

  東馬來西亞的氣象比我想像中的熱形容強烈的反差,到處也是樹林圍繞下,植物蒸發的水份和樹蔭阻擋的陽光,讓這裹的環境很舒服。回想起香港和台灣濕,熱,悶的氣候以至都市化造成的熱島效應,想到就覺得可怕了,砍掉森林,種出大廈,再植樹綠化,這真的是無比的諷刺。

  經過了大約0.5-1小時的車程後,第一站先到一個漁市場裹逛逛,這裹販賣的應該都是河鮮吧?不過我對食用的魚真的不太懂,所以就隨便拍拍,也無法講述些甚至樣的故事了,但搞不好有些會是觀賞水族飼養的魚類吧,在東南亞國家的魚,例如龍魚或是異型魚,對他們來說也是食用魚之一,但在休閒農業發達的國家,就變成昂貴的觀賞魚。

P8201155.JPG

P8201156.JPG

P8201161.JPG

這隻我怎麼覺得有在學校社團裹看過的樣子?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還記得我大約二月的時候說過:希望有一天能親自看到野外豬籠草,椒草,雨林植物,那時候友人有問我暑假的時候要不要儲錢去馬來西亞那邊野外看看?我當時內心無比的興奮與期待,也很爽快的回覆:好喔!

  直至七月與八月初我還是因為學費與一堆雜費的問題,無法確定能不能踏上這趟旅程,當時的困境是:因為公司工程進度未跟上無法收錢,把我的薪水都全給付的問題,我身上的錢只足夠我買機票和付導覽費,只要我付完這筆後,那我就可以九月回台灣辦退學或休學手續了......而我已經大約三十五天都被困在辦公室裹,完全沒有休假,每天經歷著朝九晚七,通勤2-3小時後,回家吃完晚飯,玩幾小時的電腦,再睡六小時就上班的苦悶日子,原本有很多預定好的計劃,例如去拍攝三紋米蝦,香港瘰螈和把洄游性鰕虎棲地翻出來的計劃,最終都沒有實行到,讓我內心無比的煩燥。

  我印象非常深刻阿凡達電影裹,主角為了重獲納美族人的信任,而去馴服神獸-托魯克瑪托前,說過一句對白,意思大約是:人一生,總有一次要忘掉別人,只為自己瘋狂一次。然後我打著要麼付不起學費就休學,要麼我不幸發生意外,客死異鄉,要麼成功完夢又拿到工資付學費的心態,先跟友人借錢刷卡買機票,再花光銀行戶口裹最後的錢處理導覽費和購買新的裝備,在家人完全不知情的況狀下,在香港人間蒸發五天,飛去東馬來西亞,完結我人生裹其中一個夢想。

  八月十八號上午至中午我還在買背包、防蚊液、襪子、TG4電池和撒隆巴斯,下午三點左右把所以裝備,衣物都塞在行李箱裹,我不知道那邊河流會不會有一堆水蛭,所以沒帶面鏡、呼吸管和防寒衣,我只知道要把皮膚都包緊緊就是了,至下午四點左右從家裹出發至香港國際機場,坐晚上八點多的航班到吉隆坡機場睡一個晚上後,早上六點再轉機至古晉機場。

  但晚上七至八點左右,接到一通電話說:友人的手機遺留他車子上......所以我要想辦法在古隆坡機場或是古晉機場在茫茫人海中,找方法跟他會合......我心裹突然有種想法:看過這也是一趟很GG的旅程......我真的要說:每次坐高鐵或是飛機都超衰小,總會坐在屁孩的前後面,往往都無法好好的睡一覺,看在空姐有點像大馬國民女神-四葉草的份上,就算了。

20842245_2040256549333902_1186228270800066531_n.jpg

  在吉隆坡機場的長椅上經過一個徹夜難眠的晚上,幸好友人在機場買了一隻新的手機,所以靠機場的免費wifi,總算能連聯上他,也在吉隆坡機場找到他,不至於要在茫茫人海裹把人找出來。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蜜蜂米蝦( Caridina logemanni ),是水晶蝦的始祖,由一位日本人-鈴木久康先生,把蜜蜂米蝦改良出紅色個體,再經反複的挑種,育種後,令鮮紅色的個體亦夾帶上白漆般的厚色外殼,後來亦使無數人瘋魔其中,印象中最高市價好像是:一隻數十萬吧,因此水晶蝦又被稱為蝦界的錦鯉。但我一直也覺得很可惜,如此傳奇性的物種在網路上的棲地照不多,資料也寥寥可數,只好不惜犧牲一切,我也要親身去記錄一次,經歷數天的資料搜尋,地質位置,棲地環境對照以及續篇查看登山客的遊記沒有沒相關物種的描述後,今天我再一次踏上尋找蜜蜂米蝦的旅程。

  非常幸運的是:我居然在迷路的過程中與香港鬥魚邂逅了,現在就只差蜜蜂米蝦,我這次的任務就能大功告成了,我開始覺得當初沒放棄是對的選擇,雖然我知道這種固執,執著總有一天會把我害死,但這也又讓我發拙出不少物種的棲地和發現不少的秘境。

  在這邊雖然有GPS導航,但是因為地型錯中複雜的緣故,我迷路了十多分鐘,還沒找到正常的方向,我開始擔憂這樣持續沒找到正常的方向或是路的話,我真的很可能被困在這裹,而且在這種沒手機接受訊號的環境下,要走出來,唯一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自己,只能慶倖我攜帶的乾糧還能支撐個一天或一天半。

溪澗裹的華南穀精草( Eriocaulon sexangulare )與濕地狸藻( Utricularia uliginosa )

P7130571.JPG

  經過一段時間的路線修正後,到達一個竹林,我只顧留意濕爛不平的路面,而忽視了被前人砍過的竹枝,而竹枝切口傾斜尖銳,有數次差點被竹枝插到眼晴了.....但我的確沒想到在竹林下的積水,還能發現到擬紫蘇草( Limnophila aromaticoides ),而大部份都是沉水葉狀態。

P7130575.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