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在建國花市入手的兩裂狸藻,種植了一段時間後,都已經從薄薄的一層滿了,有些還已經沒有生長空間,從盆底中冒出,以沉水葉狀態繼續擴張地盆,因此也擔心旁邊的食蟲植物土壤也會被兩裂狸藻佔據,只好把他再分盆重植了~

面層已經有一定的厚度了

P_20160329_131643.jpg

  已經在盆子底部冒出,兩裂狸藻的沉水性也是很好,在香港野外也很常看到沉水的族群,但可惜我在臺灣野外沒看過兩裂狸藻的出現......但說到他能沉多深,的卻不太確定了,野外最多只看見沉水於7-9公分水深的石縫裹。

P_20160329_131741.jpg

  捕蟲囊也能非常清晰的看到,有些食蟲植物玩家想觀察狸藻的生長狀況,所以也滿愛使用透明的杯子去種植狸藻。

P_20160329_131748.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裹的照片旁邊出現的黑色陰影,是我戴了防滑手套後,握相機時不為意讓手指入鏡了=_= 

P1315059.JPG

P1315061.JPG

  豬籠較深色的位置,就是豬籠草的消化液,透過蜜腺分泌蜜汁誘惑昆蟲來覓食,而以血為食的雌蚊並不會被吸引,而當昆蟲進入豬籠時,因為內裹表面有很光滑的臘質,令昆蟲滑下來或是無法逃脫,從而變成豬籠草的美味大餐。

P1315063.JPG

P1315065.JPG

  一根菸頭,看來這裹也有可能被盜採的跡象,真的不禁感嘆一堆山老鼠不停四處破壞香港的山林,盜採沉香,羅漢松,吊鐘鈴,蘭花和稀有的植物,而當局亦難以去捕獲現行犯或犯人。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我要說一個很異想天開的念頭,而引發的事情,在2015年二月回台灣的前夕,我看著香港家裹櫃子滿櫃子的水草液肥,讓我很頭痛,因為我知道這數量的液肥我肯定沒辦法把它們全都用完,我突然異想天開,決定把西肯的鐵肥,微元素都放進行李箱,帶來台灣繼續使用......但我居然忘記航空公司運輸行理上機時,工作人員都沒在跟你客氣,都會用丟的丟到運輸帶上的事情,最終我的行李箱的東西沾滿濃郁的鐵肥味道,衣物更染上一片鐵黃色,我只好去大買場買檸檬酸跟小梳打來泡浸我的衣物,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衣服都處理完,也剩下一大包檸檬酸跟小梳打,難道我要用這東西去寫DIY CO2的教學嗎?這東西太多人寫過了,我不想再寫同樣的東西,看著那包小梳打,我突發奇想,我一直也很想把草缸裹的CO2濃度拉高,讓植物吸收更多碳源,也因為我草缸裹沒生物的緣故,基本上我的CO2設定都是24小時打,而且打很兇,但我並不滿意,我想到用小梳打把水質的KH值拉高,讓CO2更容易溶解到水中。

  但小梳打卻是有一個問題,就是裹面有鈉-Na的存在,普遍來說,我們都不希望Na在水草缸的濃度太高,以免導致植物生理脫水,或是無法吸收其他元素,所以我要每天都測量水質TDS來監控並配合每2-3換水一次,以免鈉的積聚,導致水草出現狀況,當然上面加小梳打進草缸,只是理論,實際可不可行,我不知道的。而TDS筆也會受其他液肥的添加( 特別是金屬元素 ),令水質影響TDS數值的跳動,所以真的是很異想天開的小試驗,我持續進行了大約2-3個月這樣的試驗,有沒有效我其實也沒有結論,但倒是有些植物冒出的顏色叫我訝異!

紅雨傘( Proserpinaca palustris )

P_20160504_130258.jpg

披針葉水蓑衣( Hygrophila lancea ),但這植物很常被稱為趴地針葉柳,但其實是不同的東西,囧

P_20160509_183701.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以來我也很想在野外找到圖鑑上有記錄的食蟲植物和水生植物,而香港的現有的食蟲植物能分為三種類-狸藻屬( Utricularia ),豬籠草屬( Nepenthes )和毛顫苔屬( Drosera )。這些植物都生活在貧瘠的環境下,面對缺氮的狀況下,俱使他們演化出捕捉昆蟲的陷阱和分泌消化昆蟲的酶來吸收蛋白質,作為氮的來源,以上三屬的植物陷阱分別為囊型陷阱( 狸藻 ),壺型陷阱( 豬籠草 )和黏液陷阱( 毛顫苔 )。

  當中豬籠草更是奇妙,他雖然是螞蟻,蒼蠅的殺手,但有科學家說其捕蟲籠也是孑孓孕育床之一,可惜叫人驚豔的物種必遭毒手,香港野外的豬籠草除了面對棲地的減少外,還面臨被人盜採販售至園藝市場或是當作中草藥材煮湯水等的問題,以上因素亦驅使野外的族群數量越來越少,因此這趟旅程就以記錄香港野生豬籠草照片為目的而出發。

腐木上的菇菌

P1314674.JPG

P1314678.JPG

路途經過一處小水源,感覺裹面或許能找到些生物,便去翻翻看

P1314683.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裹的穀精草品種看來也偏向單一化,上溯至中游位置時,族群還是以華南穀精草( Eriocaulon sexangulare )為主

P1274938.JPG

濕地狸藻(Utricularia uliginosa )的沉水葉

P1274940.JPG

這裹水源豐富時,應該會是一個景觀不錯的瀨區,這裹可能也有不少鰕虎吧?

P1274950.JPG

P1274958.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到香港後,連續的上班,下班後就是回去整理家裹的災難缸和跟朋友聚餐,終於有一天的休假去跑野外了。

  這次的目的地就是去年找黑鰭枝芽鰕虎時,發現石龍尾的地點,這其實是天大的喜訊,因為我覺得在香港要找水生植物似乎不太容易,因為香港整個農業不論是土地供應不足,環境被惡意傾倒泥頭破壞,以至青黃不接等的問題步向式微。農業的衰退,不止食物只能依靠外地進口,中國農產品的食安問題,更有生活在田野的動植物因而消失等的生態問題。所以在跑香港棲地系列中,都只會看到我跑香港山野遠離人煙的溪澗,雖然也是其中一個能看見很多令人感嘆大自然鬼斧神功的風景及生態多樣性豐富的環境,但也意味著體力的支出和危險程度會更高,但為了記錄香港野外的美,我願意。

  去年的相片全都消失了,我無法發佈那時候的記錄=_=......只好再來重拍吧。但下溪後不久已經被小黑蚊瘋狂的攻擊,上半身手臂暴露的皮膚被叮咬得十分痕癢

P1274653.JPG

  冬天枯水期的關係,在欠缺水流的環境下,營養鹽難以沖淡,長滿藻華的溪流,也淪為小黑蚊的天堂,在拍石龍尾不知被叮多少口了,只能儘快拍完繼續上溯,也希望較中上游的段落小黑蚊的數量不會如此的多吧=_=......

P1274655.JPG

  去年也有找到開花的植株,我還沒有去記不同品種石龍尾花特徵與顏色,沒有辦法判斷是何種。雖然經過香港生物多樣性植物圖鑑查證後,確定香港是有無柄花石龍尾Limnophila sessiliflora )的分佈,但是對照圖鑑和網路上的資料後,以花冠沒有完全紫色的情況來看,看來也是水族觀賞市場販售的雜交種 - 無果石龍尾( Limnophila sp. ),估計也是有人以放生之名亂丟的吧?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差不多是四月中的時候,中午前沒課回宿舍拍照記錄一下食蟲植物的狀況,當時天氣已經慢慢從無比的寒冷中開始回暖。

  二月回香港前一天的時候,美麗毛顫苔( Drosera pulchella ) 開始結孢芽,但因為我人不在台灣,無法採收孢芽,只好順其自然,但我沒想到孢牙不見了,但植株依然健在,但也不確定會不會有一天,突然枯萎了。

P_20160418_110820.jpg

花倒是還滿常開的,但卻引來我的疑問,迷你毛顫苔跟普通毛顫苔一樣,也是很常開花嗎?

P_20160418_110909.jpg

P_20160418_111024.jpg

我把之前已經長到滿盆的兩裂狸藻( Utricularia bifida ),一分為四,一份原盆種植,其餘拿去戶外種植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