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期繁重的實驗課已結束,難得天氣突然轉好,總覺得不出來逛逛有點對不起自己,最少我不想再宅在房裹,野外記錄因為個人因素,某程度上已經停頓了兩個月左右,原因是什麼,我目前還不想公開,反正我希望狀況允許下,盡量不半途而廢吧。

  去年尋找水車前這個計劃,其中一個網絡上的點已經被毀了,只剩下最後一個希望,但那時候已經是三至四月了,要開始把重心轉移回沿海溪流拍攝,而尋找水車前的計劃,只好臨時終止,直至今年水生植物季節開始,才繼續尋找那迷人的水車前草。

  剛起始經過數片菜田,走到路上看見菜田旁的小溝有種像澤瀉科的植物,仔細一看,沒想到就是窄葉澤瀉( Alisma canaliculatum ),印像中這已經是較稀少的水生植物,重回水田的第一天就能遇到他,真的走狗屎運了,鄰近還有圓葉節節菜或水芹。

P1104577.JPG

綠色型的圓葉節節菜( Rotala rotundifolia )

P1104579.JPG

開著白色的花穗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第一個Biotope,原本計劃模擬夢湖的棲地環境來養蓋斑鬥魚,但考慮到30C缸的空間似乎不太足夠養兩隻和弄景觀的部分,就放棄了,但這個計劃我有機會的話一定會再重啓,現在就改養陸封型鰕虎-明潭吻鰕虎( Rhinogobius candidianus ),棲地就模擬北海岸的某條溪流,但在組石景時我完全沒靈感,大自然的藝術很難模仿,最終還是亂堆收場。在造景的設計上我也承認有很多不足之處,像是沒注意要給鰕虎藏身之處,如果開打的話,弱勢方可能沒地方躲,後續去捕捉時,只採集一公四母的比例。

  景觀大樣長這樣,用的是Yiding 30C和貪便宜用Mr aqua的沉水馬達來提供形造急流,但我非常後悔用了他們家的沉馬,因為吵爆......噪音非常大,一直在達達達達的,我室友都被吵到快發瘋了。

PC242806.JPG

原本用德國的LED小夾燈,但色溫偏向藍色,看起來太陰沉,不像在野外水中能看見的色彩。

PC242825.JPG

後來改用閒置的中藍混色水草燈,砂石和魚的色彩變得比較溫暖,鮮明。

PC242807.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要說到水草玩家的惡夢,我想絲藻與水棉是不少玩家的惡夢,在這裹先提一個觀念:絲藻( Ulothrix sp. )和水棉( Spirogyra sp. )都是不同的藻類,但常被誤會為同一種,如果要分辨的話,大約就是絲藻容明斷裂,觸感比較粗,而水棉則比較有韌性、觸感比較滑、會明顯附著在水草葉子或玻璃上。為何會說他們是水草缸的惡夢?因為他們不像黑毛藻或是鹿角藻等,能靠使用戊二醛或檸檬酸就能處理到,當使用到能傷害到絲藻與水棉的濃度或劑量時,也會傷害到缸中的動植物,造成兩敗俱傷與同歸於盡的局面。

  有人會推薦使用生物防治法,像是投放黑殼蝦、大和藻蝦、槍蝦或是黑線飛狐、小猴飛狐、鉛筆燈之類的魚蝦去吃,但自從開始野外拍攝記錄洄游性生物後,我開始拒養洄游性生物,所以跟大和藻蝦、槍蝦無緣,黑線飛狐與小猴飛狐根本過往的經驗到最後都只吃飼料(有飼料誰要跟你吃藻類),而物理防治法對我來說太蠢了,像是用鉗子夾出來或是用牙刷慢慢捲,但像是絲藻這種容易斷裂的藻類,用牙刷捲不乾淨,斷開的話,只會造成二次擴散,像我這次也是因為用牙刷這種物理方式造成大規模擴散,所以小弟真心不推薦~

  那麼最後只剩下化學防治法了,但前面已經提及戊二醛或檸檬酸無效或是效用不佳,而市面聲稱能除絲狀藻類的,大約都是銅離子的化合物吧,但我印象中銅離子在非常低的濃度就已經能對水草、動物構成毒害,特別是無脊椎生物,所以更不會考慮,那唯有使用雙氧水了。我在網路上爬文章看見沼澤之家P大-一舉消滅整缸藻類的兩拳重擊裹的建議是在在3%濃下「每37.85公升添加30豪升」,不過在露天上看到比較划算的是買50%或是30%的濃度自己來進行稀釋,但住在宿舍的我不想收藏太多化學物品,之後要搬家也麻煩,只好去市區的藥局找找看有沒有小罐裝3%醫療用的雙氧水。

  詢問了好幾間藥局後,終於找到小瓶裝30mg的雙氧水,別問我這即是多少%,因為我也不會算......按照建議使用方式,針對有絲藻的重災局往死裹噴約30mL(魚缸水體64.8L),沒有關過濾器和燈具並額外添加了一顆沉水馬達把水流往重災局吹,希望雙氧水能集中與藻類反應,也非傷害到魚的鰓部,與此同時也能看見魚缸開始冒起很多氧氣,看來正在反應中,過了一小時我便大量換水,稀釋缸中殘留的雙氧水,在這個過程我都沒有拍照,所以僅用筆敘方式形容當時做法和場景,但事後還是有一定的黑殼蝦受到化學傷害而掛掉,而魚目前觀察還沒出現異況,這裹建議在無生物環境下操作較好。

下雙氧水的第二天,藻類已經明顯白化,可見雙氧水對於絲狀藻類滿有效的。

PC091676.JPG

只有一些還在死裡求生,但相信也撐不過幾天就掰了~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二月初台灣的天氣已經明顯轉冷,但在植物箱裹溫暖和高濕度環境下,我家的食蟲植物的花持續盛放,像是狸藻和迷你毛氈毛都一直開花,今天就來拍拍食蟲植物的花朵吧!

  小白兔狸藻( Utricularia sandersonii )的花更是長滿一片白兔海,我正在考慮要不要幫他們更換底土,種植食蟲植物而言,我個人不太喜歡用泥炭土,因為以前用泥炭土種植經驗下,很多都會酸化或是長藍綠藻,如果沒及時更換都會影響到食蟲植物的生長,所以我個人比較喜歡用赤玉土,赤玉土在種植上除了塵粉較多的缺點外,都是不錯的介質。

PC021655.JPG

PC021657.JPG

  迷你侏儒毛氈苔( Drosera pygmaea ),這種迷你毛氈苔除了比較細小之外,我覺得就沒什麼特色了,也有可能是我還沒把他種紅吧。

PC041668.JPG

PC041673.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早幾天天色好得,讓人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活在基隆雨巷裹?我也開始為下一個原生態造景缸做準備,尋找一些可以使用的素材。在很久之前我在翻閱有關簀藻屬的資料時,發現不論是有尾或是瘤果蔶藻都被我把棲地翻出來了,但就是差觀賞水族裹非常流通的物種-日本蔶藻( Blyxa japonica ) 找了很久,都找不到,雖然日本簀藻在水族館就能看到了,但我覺得還是看到野外的族群來得有意義,不論是水生植物與鄰近風景的融和,水生植物與附近生物的共生關係,野外族群基因上的多樣性或是大自然環境下所孕育而出的色彩,都讓野外族群可觀性更高。

  我依稀記得以前某處也有族群被採集弄成標本的記錄,也因此踏上尋找素材與找野外族群,而往淺山上出發,先去水圳撈非常幼滑的細砂,這裹的細砂似乎是頁岩粉碎而成,正好適合作為模擬湖泊地質,採完砂子後,背包加飲料和裝備已經10KG或以上,但我繼續走山路去尋找日本簀藻。

沿路一樣看見小莕菜( Nymphoides coreana ),覺得很熟眼也不用覺得意外,因為之前也有到訪過這裹。

PA100001.JPG

PA100002.JPG

PA100009.JPG

水田裹無數的小穀精( Eriocaulon cinereum )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上一次十一月拍黑鰭黑牙鰕虎後,已經開始休息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大多數多日失眠以至日夜顛倒、白天提不起精神,躺在床上睡教,也僅出外兩次採集需要的草種和生物,直到某天被室友邀請到宜蘭幫學長看看湧泉的環境,便一大清早就從基隆出發到蘭陽平原,這是我這兩年來最早起床去做棲地記錄的一次。

  宜蘭這地方從雪山山脈及中央山脈運砂形成沖積扇平原,一個水資源非常豐富與肥沃的土地,禁止工業的發展讓這邊都成為旅客觀光地區,但很諷刺的是:我每次到這邊的水田都找不到什麼東西,農舍或是民宿倒是看到滿多的,這也驅使湧泉變成我找水生植物的最佳地方,水質的清澈度都非常棒,要拍照片或影片也是最佳選擇,可惜大約是草場逸出或是人為放養,湧泉的砂質地,冰涼的水流,欠缺天敵的環境與椒草的深根莖,都使湧泉變成溫蒂椒草優良的培育場。很久以前我都會進行外來種清除的義務工作,但真的都不好清除就是了,一直淪入除之不盡的狀態。

  到達宜蘭礁溪時在路邊的早餐店外帶了肉包、油條和冰豆漿就繼續開車往目的地出發,到達現在後下去湧泉的洗衣溝裹,一看就滿滿都是棕溫蒂椒草( Cryptocoryne wendtii "brown" )......我原本還以為跟之前六月去的是同一條,但仔細想了一下,六月去的是冬山那邊,這樣看的話,宜蘭的湧泉和溪流都被溫蒂椒草攻陷了......而學長說後面還有一整片的溫蒂椒草,待會再去看看,先繼續開車繞到前面也有找到其他水草的地方看看。

  大約幾分鐘的車程,到達另一個點,這條溝我不曉得到底是湧泉還是水溝,這個我也無從稽考,但看見水中確實是有數種水草,而且待會也會下水拍溫蒂椒草,那麼乾脆在車上更衣,換上全身式的防寒衣,戴上面鏡跟呼吸管下水拍一下,已經十二月中,水溫已經是刺骨的寒冷,但還是慢慢適應溫度變化,繼續在水中找水生動植物。

  不知名的植物,看葉子還是無法明確判辨是何種,但我覺得很大可能是圓葉母草( Lindernia rotundifolia ),中文學名可能大家也看不懂到底是什麼,簡單而言水族俗稱是為:迷你虎耳,這樣就很好理解了,但屬於入侵種,由觀賞水族引進,逸出野外,在香港郊外也偶然看見他們族群的蹤影。

PC174318.JPG

葉脈的確符合迷你虎耳的特徵,但當時沒想起就沒有清除動作。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風和日麗的一天,又是用相機捕捉迴游性鰕虎的好時機,收拾裝備往之前拍黑鰭枝牙的點出發,但結論卻是:這個黑鰭枝牙大本營的點被毀了,靠近出海口的棲地已經被沙淹沒......而水中也看不見那藍色閃影舞動著,只看到一片藻華......

  趴了大約十分鐘,在溪床上慢慢爬動著,也只找到日本禿頭鯊( Sicyopterus japonicus ) 的成魚數隻,只好再上切到另一個分佈的點碰碰運氣。

PB104082.JPG

  下游常見的黑邊湯鯉( Kuhlia marginata ),與大口湯鯉相似,但前者魚鰭色彩橘紅色,後者黃色,很好辨認,經常群體在水中穿梭。

PB104084.JPG

  終於找到了,數量還尚常能接受,但我不喜歡這個點,原因不礙於塵粉過多和日照環境不佳,令我無法拍到最清晰的照片。

PB104090.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