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6年,我所標記的東北角棲地裹,我只有在其中一條溪流中發現紫身枝牙鰕虎,而且那個點是友人供給才發現到,今天再訪其中一個長期追蹤的點。會持續追蹤這個點原因,除了風景說是比較像樣的天然野溪該有的樣子外,就是發現了不同流域生物個體差異,像是只有臉頰泛藍的黑鰭枝牙鰕虎以及白鰭型的明潭吻鰕虎,不單止第一背鰭,背、腹鰭均白,但尾巴又很正常的呈現黃色末端,這讓我有理由持續來這邊追蹤。

陸寄居蟹屬( Coenobita sp. ),認蟹不是我強項,待高手辨種吧。

P4213027.JPG

  臺灣吻鰕虎( Rhinogobius formosanus )的母魚,我發現沿海溪流環境有點像是海洋,每年當水溫回暖時溪流裹的水棉都特別多,有可能是溪流裹營養鹽變多的緣故嗎?因為在其餘季節中,同一溪流裹很少看見水棉,而且這個時段又剛好是一些洄游性物種仔魚回家的時候,這可為牠們提供了豐富的食物源。

P4213030.JPG

豐水期的溪裹水位較深,讓我不容易下潛拍照,從俯視角度就能看到臺灣吻鰕虎的公魚體色多端。

P4213033.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本今天與友人相約,我精心計劃了一個操到爆的行程,早上先去溪流,下午再去找外來種狸藻,但天有不測之風雲,連續一個禮拜的晴天,今天還是被終結了,回到那種天剎的雨巷鳥天氣,友人提醒我看看天色,我打開陽台的窗口,看到空氣的烏雲和端急的海浪,就知不對勁,如果突然來個暴雨,在溪流裹應該逃不及,只好放棄去溪流,乾脆上山好了。

  早兩天去拍了圓葉狸藻( Utricularia striatula )的花,我大膽的推測之前長期追蹤的外來種狸藻花季也來臨了吧?這裹我連續追蹤已經一年多了,傳聞這裹的外來種狸藻至少有3-4種,但當中有2-3種兩棲性的狸藻葉型非常相似,如果非專業的狸藻收藏家,光靠葉子根本無法分辨是何種,所以記錄花的部分對我鑑定來說可為重要了,可惜我一直以來都沒有遇到開花,今天就再去碰碰運氣吧。

  這邊的山路從前年五月至去年九月,野狗多到猖狂,我已經好幾次被追和差點被攻擊的經驗,因此這邊山區,沒事沒幹我才不會上去,但友人對被野狗追很有興趣,就順道帶他去體驗一下被十多隻野狗包抄的感覺。

  上山後公路旁邊的小水溝就長滿了一整的狸藻,我找的資料所說這邊有禾葉狸藻( Utricularia graminifolia )與網紋狸藻( Utricularia reticulate ),較近期的資料都證實這裹的並不是網紋狸藻,而是史氏狸藻( Utricularia smithiana ),因為台灣出現的「網紋狸藻」花色跟某結構與標本模式的有差異,而判辨為誤認。而禾葉狸藻在水中即使光照再強,也無法轉紅,相信眼前的就是史氏狸藻,這樣的話,觀賞水族小部分流通的,也可能是史氏狸藻。

P4062378.JPG

P4062418.JPG

  因為有下雨的關係,小水溝水位微微上漲,好讓我能用TG4窺探這裹的水底世界,溪石上附著不少片葉蘚屬Riccardia 的苔蘚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這個水田與溪流季節的過渡期中,我決定去山上拍狸藻,但出門才發現沒帶相機,更難得圓葉狸藻( Utricularia striatula )的終於花開了,只好隔天再去補拍順道下水拍山區的紅斑吻鰕虎( Rhinogobius rubromaculatus ),雖然紅斑吻鰕虎算常見的魚隻,但因為紅斑吻鰕虎主要分佈在山上或是中上游的的溪流,但我手機沒台灣山路的GPS定位app,像我這樣愛亂探索,但沒GPS定位,又不會記路的,肯定會在深山裹迷路或是被神魔仔帶走,所以我從沒打算去台灣山林小徑旁的溪流拍魚或蝦,這邊剛好有的話就順道拍吧!

  剛下水就遇到第一隻紅斑吻鰕虎,雖然最近氣溫已經回穩至27度左右,但水冷依然超級冷,特別是山上的,但去年這時候我已經每天都在溪流裹渡日,我又不曉得為什麼那時候會有這樣的勇氣下水,我只知道現在很後悔幹嘛要下水,因為水真的有夠冷= =......但還是緊咬著呼吸管慢慢適應水溫,就趴在水裹拍魚。

P4041937.JPG

  紅斑吻鰕虎真的很醜,這句話我已經跟很多養溪魚或做溪流田野調查的朋友說過N遍,今天再次看到的感想依舊......嗯......醜爆了,但誰叫我在做台灣淡水水生動植物記錄,還是得要拍一下

P4041940.JPG

  紅斑吻鰕虎特是很特別的鰕虎之一,陸封型的牠在全台都有分佈,在不同區域都會出現族群間的表現差異,像是體型、體色、斑紋顏色及背鰭色彩,北、中、南部的都各有不同,我目前只有在北部拍攝過,在個人觀察下,北部的紅斑吻鰕虎的黑色素比較多,有些斑點都呈現白或黑色,其他流域有待以後環島旅行再潛拍看看。

P4041944.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今天單純去補拍台灣米蝦( Caridina formosae )照片跟影片day,沒什麼特別的,這裹的族群可說是多災多難,之前先因為溪流整治而滅了不少,後續因為打颱風,後山土石流被沖走與暑假長期晴天大乾旱,估計族群滅掉不少,所以現在還能存活下來的個體,都可稱得上是強者!

P4021762.JPG

  我後來比較認真來看這裹的植物相,發現還有三叉葉星蕨( Microsorium pteropus )跟剪葉鐵角蕨( Hymenasplenium excisum ),而剪葉鐵角蕨就是我們水族所稱的青木蕨的朋友,他可不能沉水,只有青柄剪葉鐵角蕨( Asplenium obscurum )才可以,兩種看起來很像,但都是同科不同屬的植物哦~

P4021770.JPG

P4021775.JPG

  剪葉鐵角蕨的部分,我猜他也是很常被誤認為是青柄剪葉鐵角蕨而被種在水中,但後續能不能活我就不知道了。

P4021778.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已經4月1號了,理論上是該把重心轉移到溪流部份的日子,但今年其實我比較想把重心繼續留在北海岸的水田裹,最少希望在我離開台灣前,還是能完成其中一個願望-把北海岸的水生植物都記錄一遍。

  友人很早已經跟我說,他們家附近已經開始翻土插秧,所以我期待能找到水生植物不多,也不曉得該從何入手,因為我沒試過這個時份氣節繼續跑水田。早上十點多起床,難得地能好好睡個八小時,但還是疲累賴床,弄到下午一點多才出發。

  最近天氣很好,好得難以置信,去年的這個時候還是會偶然下雨,但我還是在溪流裹用鏡頭捕獵黑鰭枝牙鰕虎魚,可是今年我很大機會放棄寫台灣溪流的部分,始終人力時間資源有限,總要忍痛砍掉部分的計劃,著重當下,不然兩頭不到岸,而溪流部分也一直有周大哥等大神級人物持續關注與記錄,這我可不擔心。

今天主要目的是回去補拍耳葉水莧菜( Ammannia auriculata )的照片,準備建立一些私人用的圖鑑使用

P4011622.JPG

P4011644.JPG

  耳葉水莧菜在北海岸裹除了這區以外,我就不曾看見了~最少我在三芝區還沒看過有水莧菜屬Ammannia 的水生植物。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週末原本沒打算外出,只想留在房裹好好整理一番,始終我房間從兩月回台至今,各種亂到大爆炸,地板上能走動空間近乎零,也有一堆採回來的樣本沒處理好,文章更新也完全停頓狀態(只剩24篇存貨),雖然新魚缸、器材都全到了,但一直都沒時間整理,我只想好好休息一下。但今天還是耐不著往外跑了,通宵整理房間到四點多,難得地覺得精神完全撐不住,昏昏欲睡的時候就滾到床上,直至醒來時已經一點多的事,吃完午餐,看著亂七八糟的房間,我放棄爭扎,我不想面對現實,我要逃離這一切,然後我坐上公車往北海岸的水田出發了。

  連日的晴天,代表天氣已經開始穩定了,在地友人也跟我說,陸續有翻田機進田了,這也是差不多要跟水生植物說拜拜的季節,又一個人介為入的循環,從零到一,從一回到零。到達目的地已經是三點多的事,這趟很隨性的走以前的老地方,看看以前的伙伴們過得怎樣,依然還健在?還是不敵棲地破壞了?

  但倖好大家都還在。經過一片已經排水的田時,裹面長滿一片像慈菇( Sagittaria trifolia )幼株,又有點像瓜皮草( Sagittaria pygmaea )的成體的它,這下子讓我突然間覺得人生好困難......

P3251384.JPG

  到底是慈菇還是瓜皮草?更可惜的是:都沒有開花,如果有開花的話,這下子就好辨多了,雖然兩者的花都非常相似,但只有慈菇在成體的時候才會開花,只要有花就能解決我當下的煩惱了。

P3251387.JPG

P3251392.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圓葉節節菜( Rotala rotundifolia )與鹿角苔( Riccia fluitans )

P3111028.JPG

P3111037.JPG

  田溝裹的溝繁縷( Elatine triandra ),但接下來在田溝裹的發現,讓這次旅程和我以前對圓葉節節菜的葉型轉換的推測變得可有趣了。

P3111041.JPG

P3111043.JPG

P3111045.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