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冬天相對台灣來說溫暖多了,在山上豔陽照射下就算只穿著短袖的排汗衣和長運動褲,還是覺得有點熱。盾葉毛氈苔( Drosera peltata )在陽光照射下,黏液更為照亮,在好天氣拍照時,爽感就有了。

P2208729.JPG

已經長出花苞待放,這種盾葉毛氈苔又是靠什麼的機制來傳行授粉這動作?是風?還是昆蟲嗎?

P2208734.JPG

  這個角度好,雖然拍照的時候我躺在地下,陽光從禾本科草投照下來時,我根本看不到螢幕,但也意外拍到不錯的照片。

P2208739.JPG

P2208753.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香港的最後一天,經過昨天養精蓄銳後,今天的目標就是攻上路途陡峭的山峰,大約是昨天吃錯東西吧,今天早上還在廁所裹爭扎到底要不要出發?但今天不出發的話,就要待明年了,然而我內心已經做了最壞打算,真的在山上肚痛的話,就在山上找個遠離人煙的地方野外露出解決吧......

  在路途上經過一條溪澗,今天雖然都走山路為主,但也進去看看有沒有發現吧!先來一隻溪吻鰕虎( Rhinogobius duospilus ),這種鰕虎真的非常常見,到處也有......我比較想拍別的鰕虎。

P2208380.JPG

  沒有戴面鏡跟呼吸管,唯有從水上看著螢幕取構圖,如果看不到就盲拍吧,我是滿佩服那些盲拍也能拍出好照片的高手呢。不過這是什麼鰕虎?

P2208383.JPG

  斑紋看起來不像溪吻鰕虎,可惜香港官方出版的淡水魚圖類已經絕版了,對於香港或中國才有的鰕虎,都無法很快速的辨出是何種。但後來我用溪吻鰕虎去詳細的查香港自然生態論壇時,發現這隻也同為溪吻鰕虎,只是因為牠是母魚,所以斑紋比較撲素,沒雄魚那種鮮豔的紅色斑紋。

P2208387.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距離回到台灣只剩下四天的時間,也是我短期內還能到香港跑野外的空閒時間,雖然去年暑假有拍攝香港迴游性物種的計劃,但是最終還是被工作纏身,無法記錄,現在冬天太冷我欠乏下水的意慾,那新年要重啟的計劃只剩下找盾葉毛氈苔與長葉毛氈苔。

  盾葉毛顫苔與長葉長氈苔,前者我已經花了大約兩天去找一位前輩提供的棲地,但似乎經歷時間演變和人為的介入後,已經滅了,另一個棲地,只剩高難度山峰的上僅活的族群了,但前天和昨天都耗掉太多體力,今天腿開始酸了,也累到睡過頭,時間與體力都不容許我在夕陽下山前完成路程,只好回到1.5年前,開啟跑野外生涯旅程的地點,拍攝那邊溪流的生物與外來種狸藻。

  那年暑假,是我剛開始跑野外的時候,體重超過一百公斤,嚴重痴肥的我體力沒有很好,更不要說肺活量超弱和肌肉耐力撐不到多久了,但因為台灣友人要來香港找米蝦,順度帶剛從高海大學士畢業,再升讀碩士生的鰍魚大師,指名叫我當導覽三天,就開始這三天跑野外的旅程。

  第一天剛下機去傳說中香港最蛇龍混雜的重慶大廈放下行李後,在雨中去山上找鋸緣米蝦,而靠某友人的情報,知道那邊還有小白兔狸藻,也順度安排去一下吧。然後今天就是再走這條路,1.5年前我用那台SONY的Z5P記錄,今天我已經有一台野外攝影專用的TG4了,也經歷無數大自然無情的考驗,金屬紅的機體,已經出現歲月的傷痕了。

  溪澗上的提燈蘚科mniaceae苔蘚,香港看見的提燈苔科苔蘚,大多數體型都非常嬌小,比台灣所看見的小一號,不過我想也沒多少知道他就是觀賞水族裹的蝴蝶莫絲了。

P2187931.JPG

P2187934.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繼上篇[北部魚訊]天龍國下的水族街介紹後,有賴各位鄉民的分享,讓我那篇文章點擊率空前絕後的破了4K,這對一個過氣的部落格文章作者算是很不錯的成績,所以只要經費足夠情況下,可以讓我到處逛水族館的話,我都會持續寫下去,而今天就來寫台中水街。

  台中的天空總是灰濛濛的,有人說這是來自中國的善意,有人說是火力發電廠的廢氣,也有人嬉說是金錢豹前械鬥的煙霧,在這個全民皆兵的城市裹,台中水街店家兇悍程度也不例外,以前認識住在台中的草友都跟我說:「有機會來台中的話,一定要去逛台中水街,別看台中水街的店員外表親切近人,但內裹兇狠無比!店員不把你打到骨折,休想能離開這裹,即使人是直立的踏進店內,最後一定會橫的出去。」這句話在我心裹埋下一顆種子,看來台中水街有親身到訪一趟的價值,讓我來一窺台中水街到底是什麼地方。

PA064396.JPG

  第一次到訪台中水街大約是2018年5月左右的時候,為了辦學校社團有關水族展的活動跟廠商拉了一筆的贊助,親身去挑選跟拿感謝小卡交給廠商,既然都來台中了,那麼就順便來逛一下台中位於西屯區西屯路2段的水族街吧,這個地方果真不能小看,一個不留神就被店員打個骨折......他媽的,如果早幾年知道這裹,我的錢包君就能省下不了錢啊......逛完台中水街後,我只能用爬的方式離開這個煉獄......休養到現在才能發這篇文章,這次一如以往來分享逛台北水族街時,我對店家的簡單觀察評價跟曾經的光顧經驗分享好了。

我對店家的評分以五星為滿分,一星則最低,但因評分是很主觀的事,所以只供參考使用。

店面整潔及舒適度:★★★★★

器材量:✩✩✩✩✩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月的春節連假的天氣難得地好,可是我已經連續在宿舍廢了四天......每天大約不是打電動,就是修照片,一口氣處理了七天份量的照片,順道把魚缸處理一下,在這個季節過渡期,想不到有什麼地方好去,真的滿煩惱呢!只好繼續留在宿舍拍生態缸的魚。

P4057715.JPG

嗯,發色不錯,只是看不出牠到底是公魚還是母魚。

P4057718.JPG

這隻肯定是母的!

P4057724.JPG

P4057728.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年重新入坑辣椒榕的世界,這次我想把一呎小缸的水草換掉,改為全種辣椒榕,目前估計會種印尼植物獵人採集的叢落品種或是適合單獨種植觀賞色彩獨特的辣椒榕,當中也有一部分會用轉成水上葉在植物箱裹種種看。這次購買的品種如下:西加曼丹辣椒榕( Bucephalandra "West Kalimantan" )、我最愛的( Bucephalandra sp. "Sylvia"  )和好像是( Bucephalandra "Velvet leaf" )轉為水上葉的品系。

這次來開個箱,Syliva 這個品種真的很難找,沒想到相隔這麼久以後,還能在賣家手中買到這個品系。

DSC_2778.JPG

  Velvet leaf在水中似乎除了新葉呈現棕紅色外,和葉緣有皺邊外,就真的沒什麼特色,還是最適合拿去種水上葉,而這次介質我使用赤玉土再加夾鏈袋來保濕,希望他後續能長出來。

DSC_2779.JPG

  原本計劃想嘗試D.I.Y弄一個滅菌台,來嘗試弄水生植物跟辣椒榕的組織培養,也因而獲得友人贈送的試驗品,但可惜最後我還是沒有弄出來呢。

DSC_2872.JPG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條我從小到長大,都很常在走的山徑,小時候每個週末家母都會帶我去家後的山徑,每當家母看見山棯結果實成熟的時候,都會摘數顆給我嚐嚐,紫紅色的漿果與微甜的滋味,都在腦海裹揮之不去,現在長大了,偶然在野外看見,我還是會摘些小來品嚐,回憶那屬於小味候的味道。但人長大了,卻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我們都不是不再是當初每天單純快樂過活的小孩,家也不再是曾經嚮往的模樣,這是我自國中以後悟出的體會。

  雖然我在香港的時候,很常走這條山徑,但大約是從小走到大,對這裹的環境已經太熟悉不了,對風景和事物都麻木或欠乏新鮮感了,已經懶得去仔細的觀察鄰近的植物,單純當作一條訓練體能的山徑,逼使自己能在兩小時內走完這段約8公里左右的山路,直到後來在滑FB的時候,看到這邊有錦地羅的消息,讓我我大吃一驚,沒想到我很喜歡拍的寬葉毛氈苔( Drosera burmannii ),就長在旁邊的山壁上,我更沒想到這座小時候曾經被縱火焚燒的山徑,野生動物更是不少,突然發現原來這十多年的習慣與麻木,真是讓人覺得可怕。

山壁上除了地衣外還有一整片的寬葉毛氈苔,但這十多年來我都未曾留意過他們的身影

P2177877.JPG

  但我沒想到這裹日照環境與我過往拍攝的地點相比,雖然不強,但在林蔭下的寬葉毛氈苔還是被曬個通紅。

P2177885.JPG

  我依稀記得小時候當我已經有自我意識,大約4-5歲左右的時候某一個晚上,家對向的山發生縱火火災,傳來濃烈的焦味,家母看見山上一片火海,沿著山峰形成火龍般,就把窗戶關掉,免得家人吸入太多濃煙,經過大約一還是兩天消防登山隊的救火後,火終於熄滅了,但山上已變成一片荒蕪,或許是這時候令毛氈苔有機會作這片山林的拓荒者,也有可能是令這片山林的食蟲植物都掰了,變成禾本科與人工林的天下。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