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括今天的一切:人衰起來是沒極限的。靠網友消息得知淡水區某處五至六年前,曾經有過水車前草( Ottelia alismoides ),今天的假期就繼續在水田裹尋覓水車前這美麗動人的沉水生植物。

  雖然昨天還是一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但氣象預報果然沒說錯,隔天真的下雨了......就這樣我又在雨中開始這個不浪漫兼慘痛的旅程。中午先去金山吃個午飯,一如以往的點了焢肉飯和一份小菜,但今天的小菜卻不是煙熏花枝,人有時候總想換別的花樣,Google了鴨賞的照片後,確定不會是奇奇怪怪的內臟和器官後,我就點了鴨賞作為今天的小菜,趕緊的吃完就趕上公車往淡水區出發。

  路途上雨勢越來越大,東北季風帶來的雨點,讓北海岸和東北角的水生植物,有穩定的水源供應,但我卻一點不喜歡在雨中找水生植物,除了會讓自己衣物濕得一塌糊塗,也很難拍出好看的照片,一點也不浪漫,也不舒服,但誰叫我偏偏往了生態這條路走,現在不拍,以後棲地被破壞就沒機會再拍了。

  路途上在田間穿插著,祈求能找到筊白荀或水田,但一整片都是剛翻田過後的模樣,或是僅約略長著數株濕生植物的田。最近我很認真打算弄一個屬於自己的水生植物的標本庫及植株全記錄,而開始拍攝一些平常看見也絕對不會拍的廣義水生植物,如果一直有閱讀小弟的文章,都能發現我只記錄狹義的水生植物或是罕見的濕生植物。

  走了很久才在田畔的水溝裹找到圓葉節節菜( Rotala rotundifolia ),或許這就是今天唯一能找到的水生植物吧?

P2280011.JPG

初春的時候,氣候稍微的回升,圓葉節節菜也開花了。

P2280026.JPG

  但用路途上用$ony Z5P去導航時,被雨淋進水(防水機不防水???),半邊螢幕黑屏了......然言觸控功能依然正常的,叫人不知道該怒還是該笑才好......但我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買$ony的手機,已經連續兩次進水掛了,平常耳機孔莫名奇妙掛了和容易過熱這些就懶得嘴了,旗艦機也這樣的質素,實在太糞了......雖然手機掛了一半,但旅程還是得要繼續的,只好用那半掛的手機繼續標發現物種與棲地類型。

  這下子在菜田田畔邊的田溝發現到 眼子菜屬Potamogeto,但我無法去分辨這到底是不是柳絲藻( Potamogeton pusillus )?怎麼看也不像馬藻( Potamogeton crispus )。

P2280033.JPG

P2280035.JPG

P2280045.JPG

  葉子相對的細長,葉邊也沒皺紋,但與圖鑑裹相比的話,還是比較寬了一點,這讓我在辨種時產生了一些困擾。

P2280057.JPG

P2280064.JPG

  族群也僅此菜田田畔旁的小田溝,說到北海岸的水生植物調查部分,淡水區讓我一直思考到底該不該再把時間和資源投入,因為淡水區大部分都是菜田環境,菜田能找到的水生植物不多,最多只能在菜田旁的田溝裹找到一些狹義的水生植物,也意味日後能找到的水生植物也越來越少,那我該停掉,改去調查東北部這個水草植物的大本營呢?

P2280079.JPG

P2280089.JPG

  田畔上的半邊蓮( Lobelia chinensis ),半邊蓮也是水田裹很常見的水生植物呢~不曉得到整個北海岸棲地記錄結束後,我會拍到多少次水馬齒、半邊蓮、圓葉節節菜呢?但還能看到也算好事,搞不好再過十多年連這種最常見的水生植物也因為棲地破壞和環境污染滅掉了。 

P2280108.JPG

也是常見的日本滿江紅( Azolla japonica )與青萍( Lemna aequinoctialis )。

P2280110.JPG

  五至六年前的水車前族群存活與否?我其實不存太大期待。當雨雲逐漸過去我在水圳中洗一下鞋子,把要作臘葉標本的植物採集袋放在一旁,當我洗完溯溪鞋,回過頭時,夾鏈袋貌似被風吹進水圳,被沖走了......幹啊!!!植物小事,但夾鏈袋......我真的無Fuck可說了......還真找不到,所有今天看見的植物也要重新採集了......

  水溝裹的水蘊草( Egeria densa ),我也是很期待著沿著菜田旁的水溝走時,能看見水車前長在水溝裹呢......

P2280114.JPG

  錢蒲( Juncus sp. ),因為錢蒲在學名上好像有幾個不同的種名,我目前還沒能搞清楚那一個才是正確的,只好就標sp.了。

P2280118.JPG

花的細節

P2280120.JPG

  這種水生植物的種子偶然會夾帶在盆草的棉進入草缸裹,從田裹長出來,很多人都會好奇他的真正身份是什麼,他就是蔊菜( Cardamine flexuosa )了

P2289904.JPG

P2289914.JPG

蔊菜的種子莢。

P2289910.JPG

P2289976.JPG

水溝裹的角蘚與鹿角苔( Riccia fluitans )。

P2289937.JPG

燈心草( Juncus effusus ),這種植物經常性被想野採的草友誤認為穀精草或是牛毛氈......

P2289946.JPG

P2289960.JPG

P2289954.JPG

P2289957.JPG

還有常見的外來種-銅錢草( Hydrocotyle verticillata )。

P2289997.JPG

P2289999.JPG

水溝裹還有眼子菜屬Potamogeto,但這次能發現葉緣有皺邊了。

P2280131.JPG

  走到下午五點多,在一個荒廢的田野裹找到水蕨( Ceratopteris thalictroides ),在這種荒廢長滿禾本科的田裹,能發現像燈心草屬Juncus蓼屬Polygonum 跟一些水蕨之類的植物,但在網路上偶然也看見別人能找到一些穀精草屬Eriocaulon 的植物,真的有點羨慕。

P2280136.JPG

P2280141.JPG

P2280154.JPG

地耳草( Hypericum japonicum ),也是水田上最常看見的挺水生 水生植物。

P2280164.JPG

P2280185.JPG

花的部分。

P2280176.JPG

到了向天盞( Scutellaria barbata )的花季,花在在斜陽的照射下更好看了

P2280186.JPG

P2280194.JPG

芋田田畔還是有不少的圓葉節節菜,不過水車前依然沒有找到......

P2280192.JPG

  也就這樣繼續帶著沒找到水車前的遺憾,坐公車回到三芝,吃一家寒假跑棲地時,很常光顧的便當店結束今天的旅程。阿姨依然親切的問道:阿弟,呷旁謀?今天想要吃什麼? 或許我是思念在小時候暑假回到母親家鄉時,每當吃飯的時候,外婆都會用潮洲話還是客家話,大叫:我的乳名,來樓下呷旁啦!我到很後來才發現,我其實是潮洲人,理論上我應該要閩南話跟客家話也要會講,但我現在只會略聽跟略講一點......但我都沒有學懂(攤手)

Mk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